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四季歌

是篇下狐狸崽子的番外,HE以后的事。

顾顺第一次觉得又惊又喜是什么概念,是变成人后约莫着三十几岁的一个春天。
变成人后不似还是妖精时候精力充沛,他与李懂的性事没那么张狂热烈了,但是还是比寻常人类玩的开……可到底是都变成人了,估摸着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所以当李懂这年春天厌食的时候,顾顺也没放在心上,甚至只是想去找大夫。
然而李懂想了想,则是去找了陆琛。
陆琛头两年也从行伍退下了,每天就是数羊看鸟,不知道的都忘了他是个蒙古大夫,不过神医就是神医,他扫了一眼李懂的脸,
“就别刺激和成精候鸟搭伙过日子的我了成吗?你看那蝴蝶斑,你自己摸摸他的脉,这不就是要下狐狸崽子了!一看就是儿子,回家吧,养胎去,别烦我。”
顾顺一听吓得差点又把耳朵尾巴窜出来。
相对李懂就是很平常心了,回去以后不疾不徐收拾行李,准备从人的镇上搬回狐村去。
倒是顾顺有些生气,他拉着李懂的手,说,“懂儿,心尖儿,你喜不喜欢他啊。”
“喜欢啊,我最喜欢狐狸了。”
顾顺整个人就颓了,“那你是不是就不最喜欢了,我不是狐狸了,完了,我不是你的唯一了。”
李懂当即就笑出来了,他捏着顾顺的耳朵,“没有啊,我最喜欢顾顺了!”
顾顺听着这个话就来神了,“我也最喜欢懂儿了!”

李懂梦回时还是半夜,热夏之夜能听到知了的声音。迷糊里感觉胃里不太舒服,李懂就摸着枕边的凉果蜜饯。
结果,李懂刚摸到果盘,就被一旁的顾顺打了手。
“怎么了?”李懂揉揉眼睛。
“你摸的是糖莲子,莲子太凉了,吃了不舒服。”顾顺说着起身端过果盘,挑了梅子给李懂喂到嘴里,转而把糖莲子给自己吃。
“……想不懂你为什么把糖莲子放在里面。”李懂说着合上了眼睛凑近了顾顺。
顾顺自然是把果盘放到旁的,转而搂住了李懂,“唔,这不是提醒自己莲(怜)子有芯(心)么,他在你肚子里再怎么折腾你,我也不能打死他。”
李懂哼了一声,踹了顾顺一脚。
顾顺没在意,反而抚摸李懂才鼓起来的腹部,“今天醒的早些,他闹你了?”
李懂睁开眼看着顾顺,“没有,不是,我只是做梦了。”
顿了顿,李懂看着顾顺笑了,“我梦见他生下来就有九条尾巴。”
顾顺一下就精神了,“这么厉害么!我儿子九条尾巴!”
“做梦而已。”李懂说,他躺着抻了个懒腰,“不过倒是还不明白这小东西我要怎么生出来。”
顾顺想了想,“如果他没有人型,只是一团精魄,你过阵子会觉得疼,就像沉在水底的仙山,一点点浮出来;若是他有人型,那就……我怎么进去,他怎么出来。”
“听起来还是前者更好点,就是奇怪。”
顾顺表情难以形容,“别吧,还是有人型好点,前者你更遭罪……阿桃就是那么生出来的,他爹爹当年都疼疯了。”
李懂没怕,他换了个侧身躺着,“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他会活下来的。”
可是顾顺不乐意,“但是他折腾你啊……”
李懂睁开一只眼威胁道:“你再抱怨我就带着他跑了,反正你现在是人了找不到我。”
顾顺瞬间就怂了,抱着李懂亲亲抱抱,“别呀,你是我的命啊,没了你我怎么活呀……”
李懂推开顾顺,“我觉得你特别嫌弃他似的,倒不如我早点走了省得罗乱。”
顾顺委屈,他摸着李懂的肚子说,“我怎么不喜欢他呢?他是你生的我怎么可能不喜欢!我就是心疼你啊。”
“呵,”李懂哼了一下,“傻。”

秋天到了,李懂的肚子大了起来,虽然不比同月份的孕妇,但是迟迟未生,大抵是肚子里的小狐狸是有人型的。
偶尔顾顺都能看到胎动时踢出来的包包块块。
好气啊,李懂吃了好多苦哇,可是又不能不喜欢他。顾顺每天都这般纠结地翻看楚辞。
李懂有一日看着顾顺念叨楚辞,说,“你是在给他想名字么?”
“是啊,自己没水平,只能期待着古人帮帮我,给我的小小懂起什么名字呢?!”
李懂笑出来,“我想了一个你要不要听啊。”
顾顺扣下书,没有说什么,就是眼巴巴地看着李懂。
而李懂坐到桌前,蘸着杯里的水,在桌子上写了两个字,聿明。
“顾聿明。”李懂轻轻说,说完看着顾顺。
顾顺长久没有说话,且不论李懂给这个小崽子起名姓顾,就说聿明两字,是远古时夏朝的部落姓氏,且着佛经故事里也有聿明氏无名老人的传说……
为爱甘受天诛地灭,舍命殒身也绝不后悔。
顾顺几次欲言又止,傻傻张着嘴,像是一只被吓到的狍子。
于是李懂问:“不喜欢么?”
“怎么会呢?我太喜欢了,喜欢的说不出话了。”顾顺说完,抱住了李懂,在李懂看不到的身后,突然地就哭了。

是一个落雪的下午,顾顺刚把摇篮打好,聿明就出生了,他很听话,没怎么折腾,看起来是性子像李懂了。
但是顾顺根本顾不上瞧自己这头生儿子,只是忙前忙后伺候李懂,哪怕李懂喝了安神药,整个人都睡了过去,不知痛痒的。
然后等着天快亮了,阿桃用自己的衫子包着聿明跑来问摇篮里怎么就没得毯子的时候,顾顺才一拍脑袋想起来忘了把毯子找出来。
那几块毯子是李懂用顾顺的毛毡子上裁下来的,别的不说,起码是顾顺以前身上的毛,用着顺心。
就在顾顺安放好了以后,他才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抱聿明,也是终于仔细看了聿明。
聿明作为一个小婴孩,自然是睡的特别香,还吃着手指头……但是许是天赋异禀,聿明一点都不像别的小孩那样皱巴巴的,反而白白嫩嫩,头发还挺长的,圆嘟嘟的小脸肖像以前的顾顺,只不过脸上生着许多小痣,位置都和李懂的痣别无二致。
顾顺终于觉得自己喜欢起了这个打扰了李懂大半年还要在未来分走李懂心思小东西。
“可是,能陪你的时间太短了,小妖精,我都走过大半生了。”顾顺说捏着聿明的脸。
“……你再把他弄醒了。”李懂说。
顾顺一回头,看到李懂已经下来了,就站在他身后。
“你怎么下来了?不疼么?”
李懂偏头,“还成吧,比死去活来好那么一点!”
顾顺笑了,“你这是损我。”
李懂趴在顾顺背上,“没有,真的没有——我听你说,时间太短,你是觉得变成人的短处来了么?”
“哪有,能和你在一起哪有什么短处!”顾顺回头亲了亲李懂,“就是,突然感春怀秋,原来这就是半生啊!可是这小孩来的也太晚了,我都快四十了,咱俩最多也就是五十岁,我怕他忘了你。”
李懂笑出声,“不会的,你看,你不都还记得夏娘娘?他的时间还长,我们与他总会重逢,许是来世,一日街上全是孩子,他就在人群里与我们擦肩而过,再或者一日春暖花开,我们俩在那里赏花,他撞了过来,好似在碰瓷。”
“没有人比我们更有缘,所以,总有一天,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就能与他相遇。”

————————————故事哪会有结局

总有人觉得我狐狸情正文前面多甜后面多虐,但是并不,是HE啊,还会有番外讲到来生呢,来世就是正剧。
你的童话老师可是浪漫主义八级选手~

评论(30)
热度(253)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