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我昨天问老吴我最喜欢的男人是谁。

他报了八个九个我墙头的名字以后说:“对不起我抉择不出来。”

噫!是个合格的男朋友,哪天给他把他老婆买回来。

【GGAD】历史学人二三事(1-4)

大学AU,甜,且沙雕

主GGAD,以及,亲世代


1

詹姆紧紧黏在一起的上下眼皮是被他上铺小天狼星的摇滚功放分开的。

“看在上帝的份上!”詹姆一把掀开自己的被子,从床上下来,都没安抚一下自己乱糟糟的鸟窝头,去砸盥洗室的门,“莱姆斯!管管他!他太过分了!!”

然而莱姆斯只是拉开盥洗室的门:“詹姆!你的闹钟已经响了无数次了,小天狼星也只是想叫醒你!”

“希罗多德啊*!我昨天晚上才刚交了论文给麦格教授,今天没有一节课啊!就不能让我睡到不知白天黑夜吗?”詹姆说着跟随小天狼星的鼓点搓揉自己的头发。

然而罪魁祸首小天狼星只是给自己的功放静了音,他从上铺探头看下:“詹姆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詹姆的表情突然凝...

——今天不更《历史学人二三事》。

因为我今天真的闹心。

昨晚我和我对象算了我一直以来出过的那啥,大家都懂吧,我写过成年人才应该搞的活动。

然后今天中午我挨个给微博上repo了的妹子通知转好友圈吧。

通知完我就难受死了。

本历史学人现在就是在放丧曲。

【GGAD】历史学人二三事3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他竟然是学汉学的!历史学分支最难的哦!


大学AU,甜

主GGAD,以及,亲世代


3

那天,格林德沃真的就是给詹姆和莉莉来送拖鞋的。但是为什么要先要用凶神恶煞来问候,据邓布利多说——“他就是这种人,嘴上坏,风行怪,但是没有恶意。”

还没有恶意?

詹姆宁可手抄《罗马帝国衰亡史》*全文也不想再和格林德沃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那天詹姆和莉莉落座以后,格林德沃光速换了一套衣服——很难描述,就是很摇滚,比小天狼星那种只是为了和家长叛逆才学的青少年摇滚高级的多,而且也不会像英国一抓一把的艺术学院那样有那种真的看了一眼就被惊吓,把握好了个性与美观的平衡,还出挑的到了巧妙的地步。

简而言之,是...

【GGAD】历史学人二三事2

“兄弟,你是接受不了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是伴侣,还是接受不了邓布利多有性生活?”


大学AU,甜

主GGAD,以及,亲世代


2

说起格林德沃这个人,早年经历还非常丰富的,现在也算精彩——他在东德出生长大,念大学的时候因为“史观”问题被学校开除了,遂翻越柏林墙并成功出逃,后在西欧继续开始了历史学的钻研,然而他的“史观”在西欧也不是很受欢迎,圈内人缘极差,还没到中年就离开了学术圈,开始写书。

是的,希罗多德啊,既是历史学家又是剧作家。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像詹姆和部分学阀那样讨厌格林德沃的,就比如说詹姆的异姓兄弟小天狼星,他就有着格林德沃的全集,甚至某种程度上作为一个历史学学子竟然这么出离的摇滚,也...

【GGAD】历史学人二三事

大学AU,甜

主GGAD,以及,亲世代


1

詹姆紧紧黏在一起的上下眼皮是被他上铺小天狼星的摇滚功放分开的。

“看在上帝的份上!”詹姆一把掀开自己的被子,从床上下来,都没安抚一下自己乱糟糟的鸟窝头,去砸盥洗室的门,“莱姆斯!管管他!他太过分了!!”

然而莱姆斯只是拉开盥洗室的门:“詹姆!你的闹钟已经响了无数次了,小天狼星也只是想叫醒你!”

“希罗多德啊*!我昨天晚上才刚交了论文给麦格教授,今天没有一节课啊!就不能让我睡到不知白天黑夜吗?”詹姆说着跟随小天狼星的鼓点搓揉自己的头发。

然而罪魁祸首小天狼星只是给自己的功放静了音,他从上铺探头看下:“詹姆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詹姆的表情突然凝固。

一秒...

回来了。

西医没问题——我甚至说了我来月经了还给我做孕检……怕我分不清妊娠出血和大姨妈?

中医事大了,我是肾气不足(不是肾虚的意思!!!),脾胃虚弱,所以导致月经不调。

So,上周我吃了未来一年最后一次火锅,因为不能吃辣。

一会儿去医院照个彩超,希望我没事,我刚谈恋爱,我大四了,我不想生大病……_(:з」∠)_

【梁山】无人像你

民国AU/甜/一发完


回家时,梁湾坐在黄包车上,心情复杂。

并不是因为方才在市场买的的小青菜有些不水灵鸡肉也不够肥美,而是今天去市场的路上遇到了黄老板。

黄老板管着一家古董珠宝店。

之前的好几年,梁湾都和黄老板保持着合作关系。

直到几个月之前。

黄老板今天看到梁湾,还笑着提到了这件事:“诶,小妹这几月是去何处快活了?怎么不见你来走货了?”

梁湾讪笑:“黄老板,我已经不做这一行了,小些声音。”

黄老板敛了笑,他问:“可是金盆洗手找到别的行当了?小妹女红手艺好,若是开了裁缝铺子怎么不知会一声啊,好去捧个场子。”

“……我……我找到了心仪的夫君,没讲过自己以前做哪个行当,就说自己父母有些财产留下……啊,我没有...

【顺懂】江湖未歇(第一回)

现代武侠AU,HE


因为没电,我的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所以不方便戴表的我,并不知道此刻为何时,知知道今天是十月三十号,快到冬天了。

但是,这里是快餐店啊,我看着这里熙攘的程度,就知道,现在左不过是午时三刻。

而就在一分钟之前,坐在我面前的姑娘问我,我为什么做这一行——说实话,同义的话在我十来年的行业生涯里已经听了百八十遍了,问者除了好奇,多半还都是担心我也是一个姑娘家,做这行会遇到危险。

但是这话我即使再听百八十遍也还是不会开心。

“为什么做这一行?”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女警官问询失足妇女。

而我,为人师表做的可是正经工作,只是副业行侠仗义,哪里有那些摆不上台面的感觉。

不过我也理解,毕竟行侠仗义,不是...

算是一件童年趣事,昨夜吴老师看考研我看考试的休息时写手帐摘录恰巧想起来的。

我十一岁的时候,为了纪念我由孩童成为少女,父母虽然已经生了裂痕无法弥合,但是还在一起为我举办过庆祝。

当时我父亲问我:“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女人?”

他特意强调了女人。

我母亲说:“她开心就好了,她这么小,懂什么呢?你又何必去问。”

我认真的说:“宋庆龄。”

“天哪,她真的什么都不懂;你知道孙夫人是谁吗?想要成为她可是要母仪天下。”

——我当然知道她是孙夫人。

但是我比他们所认为的十一岁更有想法,他们终究还是不理解我,甚至可以说都不了解我。

我当然不是说,我想要找一个真·顶天立地的丈夫,这不仅是时代所不允许的,这更是我排除到...

发个手帐拼贴证明我还在。

【无双】【复问】复现(一发完)

不明白的是为何人世间,
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
是否来迟了命运的预言,
早已写了你的笑容我的心情,
不变的你,伫立在茫茫的尘世中。 *

1
如果让李问用两个词描述他这一生,那大概是一组冲突——懦弱,莽勇。
懦弱在于种种,多到难以描述。
而莽勇在于,李问发挥了他复印机一般的本能,在看到长相熟悉的车长高佬辉时,将他一生最难以言喻的遭遇叙说成惊天的谎言。
李问是真实的遭遇过“画家”吴复生。
没错,李问会用遭遇这个词形容吴复生之于他。
李问这一生最勇敢的事就是一个惊天的谎言,他把吴复生带给他的种种揽在自己身上,将吴复生化作一个谎言。
或许如果没有存在过,就是李问与吴复生最好的关系。
所以当秀清用那张属于阮文的脸堆积出笑容却带

……是的,我在写《无双》同人,cp复问

不是因为有了男朋友才不更文。
说点失礼的,是男朋友太能干了,我感觉自己被掏空了。

【梁山】他随风雪来(二十一)

——第二十一章:灵犀

主梁山,半架空,砂糖文,保HE

梁湾坐在坎肩的车里,莫名就生出一股怨气。当然要是认真说,也不是怨气。毕竟梁湾还是知道这股火是怎么来的。
其实很早就有了。
前一阵子,张日山和梁湾讲过,汪家有一些人在上个世纪离开了汪家,这些人就像是港片和美剧里的证人一样被保护起来了,改名换姓重新做人,这些人之中可能就有梁湾的父母;汪家还有另外一些人,全是女孩子,因为被算命的说三魂七魄不全,是从死冥之地来的讨债鬼,所以全都溺死了,少数幸运的也被扔了。
——就是那个时候,梁湾心里就不舒服。
这些事对于梁湾来说,遥远的就像是听故事,然而这个故事却要牵扯到她,影响着她的生活。而且外加的,这些故事还掺杂着...

嗨!换眼镜了!

我曾经是个讲骚话的王者,直到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了……
卧槽不行是我输了,救命啊!!!

【梁山】恶俗爱情故事(十六)

梁山CP,算是甜吧

十一仓前有一座庙,张日山会去那里祭拜佛爷夫人。
张日山一直想带梁湾来。
要知道,在漫长岁月之前,夫人晚年总想给张日山成家,而张日山总说什么时候做什么事,都到这个年纪都已经经历了这么多,那就算了吧;可是佛爷总是说,会遇到的。
张日山真的遇到了。
但是梁湾自己偷着去过,也给庙里捐了很大的一笔香火钱, 从来没有和张日山一起去过。
张日山一直不解。
直到有一天闲的无事,进香之后,张日山翻开了庙里的许愿簿,一页一页,都是平常的俗愿。
大抵流俗,所以翻的快些。
一本很快见底,张日山却突然停下来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笔迹。
是梁湾。
至于梁湾写了什么,那只能按下不表,说了就不灵了。
但是张日山看了就勾...

【梁山】一眼万年(上)

穷桑者,生东海凤出之地,穷奇护之,万年结果,食可长生,或修人灵。

穷奇日山奉族内之命守护东海的穷桑树故而日日看着三足金乌从东海浴水升起又落下也不能离去,算来,时有三千年有余。
若说有什么事,那也是盯着穷桑树的果子成长没有,可是那果子一万年才能长成,变的太慢,尽管都快成熟了,也还是日日看着都一样。
可因着凤凰一族,日山觉得自己也没那么可怜。
凤凰皆是自东海自穷桑中诞生飞出,但是却无法飞回——无法飞回自然是因为穷奇。
个中缘由曲折。
飞出穷桑凤凰啄食梧桐树上的玉实为生,而玉实有毒,每隔千年凤凰便会因着毒发而涅槃,虽可长生,但仍要忍受浴火之苦。而穷桑的万年一果,吃下去之后便可人长生兽升仙,一切功德皆圆满……...

如果非要我解释我为什么更得慢了那就是因为……
1.大四了有点忙而且我本人精神有点问题,季节变换的时候不太有状态
2.还有就是写着写着我也“脱单”了,不知道内情的不用恭喜我
不是我下山了,我没有,没有,不是我弃坑了,我不是,不是。

【梁山】他随风雪来(二十)

——第二十章:沉梦

主梁山,半架空,砂糖文,保HE

有很多看起来很偶然的怪事就是更多奇遇的开始——故事如此,生活亦然——梁湾在梦到那个巨大的女神以后,就开始了夜夜的做梦。
那些梦境都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瑰丽壮美。
有那么一瞬间,梁湾甚至有生以来头一次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在少年宫时期去学画画,要知道当年家里就是想要她去画画,让她安静一点,但是她却偏偏选了跳舞;后来沉迷追星爬墙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画画多好啊。
然后自从做梦以来,醒来以后的一刻钟里,梁湾都是拼命回想梦里发生了什么,然后等到了单位,梁湾再悄悄记下来。
但是梁湾就觉得自己真的是言辞浅薄。
总觉得哪里不对。
然后梁湾琢磨了几天,想来,死职业病,她可能是...

【梁山】命硬(二)

《他随风雪来》番外,张日山视角,糖刀都有,含私设。

2
半夜的站台,冷。
张日山一下车就看到了另一间车厢下来的黎簇——不出意外年轻人仗着自己火力壮,穿的是真不多。
但是结果呢,帅不到三秒。
黎簇还没走到张日山面前就被风吹的抖了一下。
“……所以为什么这么晚呢?”张日山假装没看到,就这么轻松地问。
黎簇从自己包里掏出一件外套穿上,走在前面进了地下通道,往着停车场走:“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苏难才自由。”
这句话很抽象。
但是当张日山跟着黎簇到了吴山居附近的那个酒吧街里,看到坐在快打烊的酒吧里独自喝酒的苏难的时候,隐约着也理解了黎簇的说法。
苏难见是黎簇进门,短促的笑了一下:“查岗吗?我很乖的。”
黎簇说:“我知道啊——...

【梁山】恶俗爱情故事(十五)

梁山CP,糖分超标

情人节之前几天,梁湾都在加班,一直没有时间想好送张日山什么,没办法情人节这天休息,梁湾只好摸出张日山的一件衣服,在内衬的胸口上绣了一颗心。
张日山是看到了梁湾在做这件事,他轻轻笑了笑:“太太真的是有少女心啊!”
梁湾有点不乐意:“怎么?觉得幼稚?”
张日山不言语,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很满意这样的情人节——张日山给梁湾做了个心形的小蛋糕,上面还铺了一层水蜜桃。
“唔?先生也很有少女心呀!”梁湾说着亲了张日山一口。
“那是因为太太让我又年轻了一回啊。”张日山笑说。

————————TBC

呜呜呜,今天的剧情太甜了,甜的我都写不出《他随风雪来》了,嗷嗷嗷

太甜了,甜的我写不出文。

【梁山】命硬(一)

《他随风雪来》番外,张日山视角,糖刀都有,有私设

“算命的都有一套说辞,比如,有时候他们会说,生辰二月初二日,父母延寿多欢喜。
然而大概是因为我出生在闰月罢,所以我所经历的命运并不是这样。”

1
人在合上眼睛之后,就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过去。
张日山说穿了也是人,不能免俗。
甚至因为张日山活的长久,想的要比别人多,还有久。毕竟记忆会褪色,总回想回想,才能保持丰满。
和张日山一个时代出生的东北人,尤其是比他小一些的人,很多都是说不清自己生辰八字的。
倒不是说因为那时候东北人少地多所以都放开了生养,孩子都没什么金贵的,才不是。在苦寒的东北,孩子什么时候都金贵。只不过,上个世纪的上半叶,实在是太乱,很多孩子都成...

【喜欢读者归喜欢,该怼的我还是要怼】
👆详情如图
按操作先吐个黑泥:您考试的时候做阅读理解没有问题吗?这样的一目十行是人间真实存在的吗?
然后耐心解释:让怂湾联想到这个东西是因为镂空纹银器形不是孤本且知名,基本上念过书看过电视的都有点数想的起是什么样,我直接描述器形部分人可能想象来,有个类似对比总是好的对吧?何况我都说了其实是坠着铃铛的蝈蝈笼子,一目十行就发言是禁忌,懂?
最后总结:我今天的发言比较温柔,大概是因为觉得有人看文是好的,不要吓到大家让大家以为历史系学姐都是躁狂症,能忽悠来一个学历史是一个,文物挺有趣的,历史也很有趣,就是学起来头秃,描述个文物还要斟酌他人观感,斟酌了还是被误会。
呵,我这...

【梁山】他随风雪来(十九)

——第十九章:前尘

主梁山,半架空,砂糖文,保HE

平日里都是张日山做饭,梁湾等吃就好了,但是最近梁湾真的有偷着学一下,所以想试一试。
但是梁湾刚刚开始洗菜,张日山就顶风冒雨地回来了。
这让梁湾很意外。
张日山其实是事业心很强的人,现下才四五点,放往日里他也才刚刚准备回来而已。
这打了梁湾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梁湾觉得张日山应该是有事,平时张日山都是纤尘不染的,仿佛就是一道立体的影子,但是梁湾注意眼前的张日山显然是去了一些偏远的地方,他的裤腿上迸溅了一些泥点——真的就是发黄的泥点,而不是市区里钢筋水泥丛林的归属感。
张日山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脱了外套,他拉过梁湾的手,用帕子擦干净:“快立秋了,水凉。”
“还...

【梁山】无期徒(夜会番外)

帮会二少山×警局一线湾
《夜会》见主页

午后三时,阳光斜着倾泻,让枝繁叶茂的果树在吴山居院里撒下了一片绿荫。
而这时骨牌麻将在桌子上已经滚了三滚。
吴家的五爷夫人码着自己的牌,和身边的李家嫂子还有红夫人换了个眼色。
“日山今天怎么还没和啊,平日里不都是笑着掏空我们的钱袋子吗?”吴家夫人笑着对她对面的张日山说。
“运气不好呗,正好嫂夫人你今天多打两圈,赢回去啊。”张日山说,不忘从手表拿了块果子递给一直趴在他脚边的三寸钉。
一旁一直没什么动作的红夫人笑了笑:“可是最近忙了?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
“哪里忙呀。”张日山懒洋洋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我这不和几位嫂子打麻将呢吗?穹祺的业务也知道,自从佛爷...

1 / 19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