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梦里人(一发完)

忘了哪个小仙女点梗的梦神顾顺。是枚甜饼。

——当你想念我,我就会飞奔而至。

长大的过程就是遗忘的过程。
但是也有例外,总会有人因为一些细枝末节而想起遥远岁月的记忆,好的,坏的,都是。
李懂就是例子,他就想起了年幼时离散就再也没见过的伙伴。
这时李懂三十多岁,工作不上不下,婚姻败走,独自拉扯着幼儿园年纪的女儿冬冬。恰逢冬日,这年的暖气给的不足,冬冬总是半夜醒来哭,或者跑过来要爸爸抱……想再哄睡了就难了。也不怎么闹人,就是要听故事。
尽管李懂有着很多脑洞,却也不善言辞,费劲儿也讲不出完整的故事,照着书念吧,冬冬又是聪明孩子,自家的读本都能对着拼音看的明白,早就熟的不能更熟了。
逼着李懂搜刮着记忆里小时候的事。
于是某天的早晨,李懂对着鸡蛋盒子里的一片羽毛,想起了一些朦胧的往事。
李懂小时候是个体弱的孩子,总是生病,他也便总是睡觉,梦里有怪兽的时候总有披着羽毛衣裳的小哥哥冲出来保护他。只是太小的时候,李懂还不会说话,只能任由小哥哥捏他的脸,给他讲故事。
直到李懂会走了,也确实会说话了。
“你叫什么?”小哥哥问。
“李懂,你呢?”
小哥哥笑了笑,“我暂且还没有名字。”
“那你有名字了的时候,要告诉我。”李懂说着牵起了小哥哥的手。
“好呀。”小哥哥说,笑弯了眼睛,握紧李懂的手飞过了梦里的大海,穿过了天空,于是又进入了倒流的大海……
两个人在梦中冒险,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年,见过最颠覆想象的山海,也看到了无数星球亮起又熄灭。
最后这终止在李懂的十岁。
李懂十岁那年,小哥哥脱去了羽衣,和他告别。
“你为什么要离开啊……是小懂做错了事?”李懂说着就掉了眼泪。
小哥哥抬手给李懂擦去眼泪,“不是啊,是你长大了,我就也要去找我自己的生命去了——小懂是人,我也想成为人,小懂没发现么,你长大了,你和我一般大了,也就是说我一直没有变过,这太可怕了。”
李懂想了想也是,他也想要小哥哥成为人,他问,“那我会再见到你吗?”
小哥哥说:“会呀,当我有了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可是一晃李懂的女儿都这么大了,梦中的小哥哥也还是不见再来的踪影。甚是回忆斑驳,李懂想不起小哥哥的脸,只能隐约想起他那薄情的嘴唇以及出人意料深情的眼。
李懂开始四年起这不知臆想还是真实的伙伴。
写下来,润色过了,李懂就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女儿冬冬,冬冬却说,“可是我们幼儿园新来的男阿姨给我讲过一样的故事啊,只不过是反过来了,他是那个小哥哥,他守护的小弟弟是叫小懂啊。”
李懂大惊,第二天没有着急上班,也没有叫冬冬坐校车上学,而是亲自送了去——许是自己去比坐兜着城区逛一圈的校车快,李懂带着冬冬到幼儿园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人,冬冬的教室里,只有那个男阿姨在给今年的汇演裙子缝上片片羽毛。
他是逆着光的,所以他是朦胧的。
似乎是听到了有人来到,他咬断了针上穿着的线,缓缓回头……李懂适应了逆光以后,还是能看清的他的脸,他很年轻,可能要比李懂小十来岁,但是他有着李懂似曾相识的,深情的眼睛以及薄情的嘴唇。
他笑了,他说,“我找到了我的名字,我叫顾顺了。”

——————————Good Night

评论(5)
热度(90)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