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江湖未歇(第一回)

现代武侠AU,HE


因为没电,我的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所以不方便戴表的我,并不知道此刻为何时,知知道今天是十月三十号,快到冬天了。

但是,这里是快餐店啊,我看着这里熙攘的程度,就知道,现在左不过是午时三刻。

而就在一分钟之前,坐在我面前的姑娘问我,我为什么做这一行——说实话,同义的话在我十来年的行业生涯里已经听了百八十遍了,问者除了好奇,多半还都是担心我也是一个姑娘家,做这行会遇到危险。

但是这话我即使再听百八十遍也还是不会开心。

“为什么做这一行?”

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女警官问询失足妇女。

而我,为人师表做的可是正经工作,只是副业行侠仗义,哪里有那些摆不上台面的感觉。

不过我也理解,毕竟行侠仗义,不是...

这个吧,肯定会继续出,但是可能就要江湖见了,顺懂肯定还会产,但是成本就难了。爱你❤,真的是第一个前六。

Anorexia Nervosa:

@童话君_Diahhan 好像是第一个前6repo,书刚拿回来就下大雨了,天助我也。装帧超级美,内页也特别精致,第一页的彩色婚照和之后的黑白插图都特别好看,怕盗版就不拍内页了,希望太太以后能出更多本子。

请不要吐槽我的台布。
我只不过是“忍不住”。
@墙纸 爱你哦。

【顺懂】江湖闻声

又名,盗墓贼也有春天,民国AU,盲狙江苏卷作文来交作业,有点跑题。

顾顺邂逅李懂是在元宵灯会上,那时他是盗墓贼。
北城的正月十五是冷的格外,尤其是城外干烈的冷风,吹的人脸生疼,夜里顾顺踩过郊外钱府的点回城,因着习惯了风里来霜里去,也就没那么难受。但是作为盗墓贼,长久寂寞,看到了十五的热闹也就凑上一凑。
但是凑近了那片花灯繁华,顾顺却又觉得自己与人间格格不入。这种人间烟火,终是与阴阳过客无关。周遭的都在玩乐,顾顺却不知所措,想来贼人终是只合适在鬼市倒卖赃物。

——说起来,上次下地,顾顺还有一枚平安扣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手,水儿可亮、朝代也够,现下还忘了放在哪儿了。

但是摩肩接踵时,顾顺看到了一个...

【顺懂】狐狸情·唯望君安

《狐狸情》最后一个公开番外

顾顺觉得自己身体里麻药在流失,同时回潮的是意识。不过顾顺没有醒过来,他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消毒水味,想起一段往事。

那时候顾顺因为长期驻外又没有什么部队外的活动,就被高局长从高舰长那里借调到了缉毒口,就在在皇城根家门口卧底,但是那三两年,父母离世顾清升学都没能露面……顾顺只敢远远地看一眼。
那些时光里稍稍温和的记忆,是战友和李懂一起操办丧事,是顾清和高局长的女儿高贝成了朋友穿梭街巷,是高贝一回头总是错觉他是幻影。
是无处言说的苦痛挣扎——天职服从命令,但是天职之前先是人,人都会痛,大抵有了天职加成也只是痛了不说。
待到收网的时候,真的是一身是伤,还因为那夜下雨而感染发钱,...

【顺懂】狐狸情·春野花枝再相逢

《红海》背景,《狐狸情》来世,时隔一千年投胎转世的顺懂偶然邂逅了阿桃和某个有缘狐。

大概是来的时候是夜,且又太匆忙,所以李懂现下要离开了才发现顾顺老家的乘降所里都是花树。大多是梅树,红于桃李,艳于梨杏,若不是篱墙约束,大概不止成片,而是遍野。
就在顾顺买去县里的火车票的时候,李懂就站在树下,仰头看花。风吹过,花瓣落了一地,似是红风红雨。也许是太过夺目,顾顺回来的时候,李懂毫无察觉。

“你喜欢吗?”良久,顾顺问,但是碍于站台上还有十来人,他和李懂没有太亲密,只是静静站在李懂身后。
李懂回头,看着顾顺说,“就是觉得太夺目了,移不开眼睛。”
顾顺笑了,“其实小时候,老房子后面的坡上有更多的梅树,一到开...

【顺懂】狐狸情(大结局)

狐狸精×云水僧,HE,正文完结,全文戳tag!

李懂从冰冷的河水中浮起,最终踏上了岸。因着那河水并不是寻常的河水,偷跑来的李懂并没有湿漉,只是有些冷。
环视四周,这地府的样子比想象中好些许。此处河道繁复,把并不荒芜的大地切割成了一块块的小洲。而天穹里没有日月,只有几颗破碎的星星。因而朦胧而暗淡,上下之间是一片温吞的紫色。
李懂又看了看自身,发现自己的手上全是血污。一瞬有些慌张,但是抹了抹,却发现这血迹抹不掉。
而后,李懂想起徐宏在胡风镇外绿洲水源里将身上画满符咒的他沉塘时说过,兵家自是沾染人命,若是到了地府身上有血,不必担心。且,李懂只能在地府呆一天,这两天蛟云其他人要在大漠里找到迷路...

【顺懂】狐狸情(二十二)

倒数第二更,爆更六千字,等养肥的朋友们可以戳tag补起来了。

二十二

“射的准么?”顾顺调笑道。
“哼,倒是你,别再拐弯了。”李懂回应道。
话音刚落,两人一齐放箭——顾顺怎么可能不浪呢?他那没实体的箭在空中软了起来,打旋绕着李懂的箭,一起冲着穹顶去了。
也正好射中了穹顶。
只不过顾顺那赤红无形箭像是射中了什么不可冲破之物,瞬间粉身碎骨,化作燃着的星火坠落如流星,落在镇子的草棚上,就燃起了火。而李懂那支小鱼儿化作的灰箭则是冲了那么一会儿,终究是没有戳破什么,只是把那虚幻的穹顶钻出几条裂纹,就打了回头路自己落回李懂的箭篓里。
“击中了?”陆琛问。
徐宏眯起了眼睛,“恐怕并没有。”

确实。
穹顶只是裂开了冰...

【顺懂】狐狸情(二十一)

完结倒计时……评论下的印调了解一下。

这次事,胡人应允大文皇帝支援蛟云,然而脚程慢些,只能让蛟云在镇上停留一夜。
“可这一夜黄司祭还有救么?”杨锐在酒肆说着拍了桌子,起身转来转去,马靴踩的地板咯吱咯吱响。
夏司籍倒是安心,除开看着杨锐别踩空了地板,没什么事,“他们跑不了多远,我和郭司天通信,这两日多是沙暴。”
然而,镇子里风平浪静,上并没有什么风过沙刮得声音。

但是无论如何这夜蛟云都要歇镇上,买了要用的东西之后,大家都歇在客栈。

开房时候,是顾顺点的房。顾顺点了两间房,一间大房通铺住了客栈一行九人中的七个男子。而另一间,是佟莉和夏司籍,住在他们正楼上。只要开了窗,他们七个翻身就能上去。
只是此时...

【顺懂】狐狸情(第二十回)

狐狸精顾顺×云水僧李懂,印调见评论

高将军飞书只因一事——大文皇帝成长地方的黄司祭被太后派去施福时被狼族劫了到西北去,恰好蛟云正向西去。
八人当时收到高将军的传书立刻上马,披星戴月,不敢怠慢——因着这事,可大可小。而可大可小的事才是重要事,毕竟大文皇帝是新帝登基,小事解决不好落人话柄,大事没能化了容易伤了根基。
可现下恼人的事是,大文皇帝只是收了九百年前大琅盛世的大半江山,西北经历前两朝的折腾,早已经失手于中原三四百年。
整整三天赶路,蛟云一行八人,终于在马蹄踏过的时候扬起了尘沙。
可是这个时候没在上个镇上即时收到补给的陆琛已经急了,“头人!我们可有支援?”
“支援太慢,黄司祭的事儿可大可...

【顺懂】狐狸情·梅子谣

dbq正文卡文了只好发番外。

李懂觉着,自己的狐狸相公,应该是梅子味儿的。恰好,顾顺也是这么说李懂的。

刚成亲时没多久的时候,李懂可能是因着暑天气热,也可能是因着出家太久被压着的心性终于被顾顺无度宠溺冲了上来,特别任性,不爱搭理人,还使小性子。重要着是,挑食,后来干脆吃不进去饭,除非情事,就歪在一边不动。
起先顾顺还以为是自己把持不住害的李懂揣了狐狸崽,搂着李懂的肚子听来听去……发现没有松了一口气。
不过李懂总那样顾顺也不舒坦。可是说一千道一万也解决不了什么——李懂还是耍性糟蹋自己。

不过狐狸就是狐狸,顾顺啊,总是有办法的。

某天上午李懂醒来,就看见房里放了一桶冷冽的山泉水,里面泡着瓜果。...

【顺懂】狐狸情·顾不顺与毛茸茸的小问题

《狐狸情》番外,现代,也就是正文里顾顺李懂相约的来世。背景约等于《红海行动》正片与《湄公河行动》。部分内容来自另一篇同人《望君安》。

0
生活嘛,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的问题。

1
自从舰上养了只猫,蛟一狙击手顾顺就成了医务室的常客。
“呦!今儿又被猫挠了?你做了啥啊?”陆琛调笑道。
“我还真就没做什么,我从那猫来了撸都没撸过,结果它见我一次挠我一次,好像是我动手给它做的绝育。”顾顺一脸无奈,撸开自己的袖子。
“我现在在想,顾顺怕不是前世是狗吧?!我亲眼见那猫打了埋伏。”陪顾顺来的李懂说。
“我觉得不是吧,狗那也没怎么喜欢我。”
“啧,”李懂摇摇头,“都三十了还猫狗都嫌。”
顾顺看了一眼陆琛,然后假装陆琛是空气...

【顺懂】狐狸情(第十九回)

狐狸精顾顺×云水僧李懂,快结局了,我争取这个月连正文带番外写完,全文见tag。

杨锐,致果骑尉,人生在世三十多年,除了小时候居于蜀地,曾被熊猫咬过,没别的愁事过。哪怕石头天性认不出男女,哪怕曾经百狼而围,都没有过半丝半点不知所措。而现下,杨锐觉得自己因着李懂心焦啊——曾几何时,杨锐和徐宏还不是蛟云,而在高将军麾下,那时候高将军就曾点过杨锐,说杨锐你只是头人而不是族长,不必要忧心的事儿就放一放。
然而李懂是杨锐手下最幺的,稚气未脱的时候就是出过家又还了俗,孤身走过半个天下还死了头,亲生爹家来找也不如人意,怕不是八人里吃过苦最多的。
杨锐当然就是放不下。
且着不仅是杨锐放不下,就说蛟云,除...

【顺懂】此时此刻(一发完)

灰老师说这文有些搞笑,然而我不觉得……QAQ我嘤嘤嘤给你看啊!!!

灰-度-值:

         *原设基础上,时间线有轻微调整。


         *风格矫情、内容俗烂。


         *BGM:We're All Leaving...



【顺懂】狐狸情(第十七回)

李懂家暴顾顺现场。

所说的“顾准”在蛟云骑不远处停了马,翻身下来,他牵着马,不疾不徐地走来——且着他看到了李懂正在看他,笑了一下。
就这个笑脸,没跑了,就是顾顺了。
于是就在那个刹那,李懂把背在身上的弓解下来塞给徐宏就冲了过去。
想来顾顺心下想的很美,看到李懂冲了过来还略微张开了双臂。
结果,李懂并没有抱住他,而是一空拳掼在顾顺耳朵上,直接把顾顺击倒在地,扒开了锁子甲就直接靴尖踢在顾顺的肋骨间软肉上,让顾顺疼的都说不出话来,一点情面都不留骑在顾顺身上直接开打。
杨锐整个人都被震住了,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李懂,完全说不出话,只是颤抖地指着李懂,然后惊恐地看向徐宏。
于是乎,杨锐发现,他手下这一把人,都呆住...

【顺懂】狐狸情(十六)

简而言之:李懂湖州遇生父,蛟云新人是顾顺。

日子久了,脱离人间已久李懂也觉得,有人同行也是好的。
杨锐虽为头人,但是更多像是个年轻的族长;徐宏作为法师,却总是想着每个人天天想着什么;陆琛就更不用说了,他医的从来不只是人;佟莉虽是女孩子家,但是从来都冲在前;张天德是石头没错,但是总是喜欢小孩子,行动时有小孩子都要想办法先牵走;至于庄羽,纵是妖精没错,但是涉世未深,陆琛骗他他就信。
而罗星,那是李懂的师侄,虽然是师侄,但是比李懂大,还俗的也久,纵然男儿热血好冲动,但是也粗中有细。
不过让李懂真实地感受道这些人可以托付,是两件事。

第一件,是李懂进了蛟云骑没有半年。
庄羽作为做一些不能明里声张事务的蛟云...

【顺懂】狐狸情(十五)

李懂从军啦!蛟一其他人也出现啦!

那是一日已经入伏,天阴,铁青色的乌云压的就在头顶。李懂走在山崖上本是想找个山洞呆着,结果却听到了呼救声。
李懂站在崖边向下探看,便看到是山贼劫道,劫了一户做生意的马队。
见到了那就是要救的。
李懂吹了一声口哨,召来了鸟雀去啄弄山贼的眼睛,都没有放两箭,这山贼就散了,想来也就是趁着乱世出来游手好闲,没什么本事那种废人。
就在这时,李懂听到了有大猫的呼吸声……想着可能要去赶紧溜了,是不想现身的。但是在回身前李懂看到马队里一位娘子抱着狐狸,被婆婆状的妇人又推又骂。
李懂自然是听得到的,听了一下李懂就明白了,是这婆婆就是婆婆,娘子是儿媳,儿媳生出来的不是孩子是狐狸,婆婆就觉得...

【顺懂】狐狸情(第十四回)

李懂遇到了高将军和蛟骑尉了,其他角色开始登场了。

李懂没有离开。
还是住在那方院子里,还是狐村学堂的小先生,还是那个狐狸嬢嬢。只不过,他的狐狸,不在了。当然,也只不过是不在他身边而已。如果李懂想见他,走上一刻就能在山坡上看到那方石碑,再或者累了不想出去,系着发带的无箭之弓就挂在房里。
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李懂就开始在心里叫自己的狐狸,不是顾顺了,而是死鬼。不过呢,李懂也不是总能惦记着这把他一把拉进俗世却又自己告别的死鬼。
还要照顾小鱼儿呢,加上狐村里的事,李懂忙起来也就想不起顾顺了,只是偶尔夜深人静,李懂才觉得这床榻空了。
至于小鱼儿,想来尾巴是狐狸的灵气,被剁了尾巴之后的小鱼儿突然心智就迷乱了,...

【顺懂】狐狸情(第十三回)

本章5K字,至关重要,请追文的妹子戳进来读到最后一字,谢谢。

全部前文:毛茸茸的傻黄甜 

实体印调:毛茸茸的小投票


都已经这样了,李懂还怎么能听顾顺的话,待到日上三竿才出门寻他呢?等到电闪雷鸣停下以后,雨一小,李懂就不顾身后小鱼儿和阿桃的,直接冲出门去。

天都没有蒙蒙亮,天还是深青色的,这种仿佛淡淡水墨泼过的光笼罩了整个被淹没过的大地。确实是被淹没过,太泥泞了,李懂在冰冷的泥水里深一脚浅一脚,若不是因着李懂现下能听清楚飞禽走兽叽叽喳喳和窃窃私语,怕不是只是状如疯子的无头苍蝇。

不过李懂从来没有如此刻这般厌烦自己的肉体凡胎,他觉着自己走的太慢。

恨不得生出翅膀,即刻飞到...

【顺懂】蔚蓝火焰(脑洞)

姐妹们快来磨这位太太!磨她写文!QAQ,我爱这个脑洞!我爱!!!!

灰-度-值:

和 @童话君_Diahhan 聊了个顺懂的灵伴设定。


李懂从8岁开始,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黑影,祖母说那是人的恶念、是怪、是脏东西,你看得到它是一种天赋,说明你会比任何人都清醒,但你看不到它也不是坏处,难得明白、难得糊涂。


被这个天赋纠缠,李懂小时候常常发烧,后来父母带李懂去看了医生也没用,到是邻居的一个大叔,送了李懂一个玉佛像,他说玉养人,佛渡人,等时间到了、人齐了,这一切就都过去了。


等李懂高中毕业,考去了外省的大学时,大叔不见了,邻里都说他原来是个犯...

【顺懂】狐狸情(十二)

狐狸精顾顺与云水僧李懂,印调戳这:毛茸茸的狐狸情 


可能是因为北国的热气终究不长久,李懂过生以后天气就渐渐凉了下来。

顾顺因着要狐狸的属性总想着要在冬天来了之前养胖李懂,也就少些在情事上折腾人了转而自己消停的打坐修行。

这下李懂反而清闲下来。

来了狐村两个月,李懂终于有闲出去转转。

说真的,出了顾顺家,那些狐狸就因着不熟李懂而反而端正些,虽然小姑娘家都偷着看他,但是见了面都因着是男儿郎不像阿桃那样叫他嬢嬢,而是叫……

“小先生。”

李懂觉得有趣,因着在他的记忆里,只有被亲爹送去出家之前那短暂的学堂生涯里,一个新中的小秀才才被叫做,“小先生”。

而恰好狐村里是有学堂...

【顺懂】狐狸情(十一)

夭寿了,狗粮,刀还是没插出来。


可是顾顺很平静,甚至去后山把青鸟放了以后,哼着小调给李懂煮长寿面。然而阿桃和小鱼儿都趴在门口小心翼翼地看着顾顺,大气都不敢喘。

等到顾顺给李懂把面端上桌以后,还端来一碟子煮蛋,她俩也还是躲得远远的。

顾顺看了她俩,“来蹭鸡蛋啊——我俩又不吃荤。”

李懂看了看顾顺,又看了看阿桃和小鱼儿,使颜色让她俩过来,给俩小姑娘一人滚了个鸡蛋——感觉好像顾顺是个后爹而两个小姑娘是要看人眼色的拖油瓶似的。

于是这顿饭过去就晌午了。

要问李懂有什么感觉,没有旁的,除了顾顺特别听话,一点都没闹李懂之外,一切照常,可能就这么过去了。


当然并没有。

半夜的时候顾顺...

【顺懂】狐狸情·贺新郎

一篇大顺顺视角的番外,瞎写的

(一)
顾顺回到狐狸洞口发觉小鱼儿的气味消失实在心下一凉——若是那些纠缠了他三天的麻杆腿子只是幌子,而实际有狼妖把小鱼儿捉走可如何是好?
但是顾顺没慌,进洞发现一片安稳,没有打斗的痕迹。
啊,是春天。顾顺想着,找自己的八字帖。得,不见了,许是小鱼儿趁自己不注意,又出去找“有缘人”了。
顾顺叹气。
怎么说呢,摸着良心讲,顾顺心里描画这这个命里之人好几百年,好几百年的长夜他都在想着若是遇见那人要怎么好生对待……但是许是年纪大了,顾顺反而觉得不应该去碰了,他九百多岁,说不定哪天就来了千岁天劫。
比起从未得到,更可怕的是突然失去。
顾顺擦掉脸上的狼血,起身去找循着味道小小鱼儿……也没...

【顺懂】狐狸情·四季歌

是篇下狐狸崽子的番外,HE以后的事。

顾顺第一次觉得又惊又喜是什么概念,是变成人后约莫着三十几岁的一个春天。
变成人后不似还是妖精时候精力充沛,他与李懂的性事没那么张狂热烈了,但是还是比寻常人类玩的开……可到底是都变成人了,估摸着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所以当李懂这年春天厌食的时候,顾顺也没放在心上,甚至只是想去找大夫。
然而李懂想了想,则是去找了陆琛。
陆琛头两年也从行伍退下了,每天就是数羊看鸟,不知道的都忘了他是个蒙古大夫,不过神医就是神医,他扫了一眼李懂的脸,
“就别刺激和成精候鸟搭伙过日子的我了成吗?你看那蝴蝶斑,你自己摸摸他的脉,这不就是要下狐狸崽子了!一看就是儿子,回家吧,养胎去,别烦我...

【顺懂】狐狸情(第九回/中/成亲)

狐狸精顾顺×云水僧李懂,大家准备好闹洞房了么。

李懂再醒来的的时候,是在一间亮堂的大屋里,高床软枕。只不过入夏了,天亮的早,时辰想必还早。而身边的顾顺是已经起了,不在塌上。
只不过吓李懂一跳,因为床沿边趴着个十几岁的姑娘,定睛一看就是昨天拿着团扇遮面的靥钿姑娘。
“呀,吓到你了?”姑娘笑嘻嘻的,也不知到她这样多该臊得慌,“我叫阿桃,给顾顺打扫屋子,算他半个侄女儿,他没提过?”
李懂还真就记得,之前顾顺提到阿桃……没成想,竟是这位。
“姑娘怎么在这儿啊?”
“今天天儿好,我要把这屋子里的地毯被卧拿出去晒晒,没成想顾顺没带你走啊……嘿,小师父长的好生标志,我就看久了些,不好意思呀,吓到嬢嬢了。...

【顺懂】狐狸情(第九回/上/求婚)

狐狸精顾顺×云水僧李懂,这一更是求婚成功

李懂又开始自我愧疚——因为顾顺虽然把两人的衣服都扒干净都挂在树上了,但是确实是单单的在教李懂识水性。顾顺是认真的,然而李懂被顾顺一碰,就在想一些无法言语形容的事。
估摸着是在脸红,不过脸已经被温泉的热水蒸红了,顾顺看不大出来。但是顾顺九百岁了,李懂那点心思他还猜不出来?过了一会儿顾顺就看着李懂笑了出来,他不在水深的地方半抱着李懂游了,他和李懂一起靠在岸边就是单纯的泡温泉。
李懂把半张脸都埋在温泉里,然后就在自己心里嘀嘀咕咕的时候,听见顾顺说:“小师父思凡了?”
——感谢老天爷,这狐狸没说思春。
但是李懂怨犹地看着顾顺,然后抬头把嘴里的水都吐在了顾...

【湄公河×红海】望君安(第四更)

主方高顺懂,带着高家兄弟……我原来写的是《狐狸情》的来生之事,我今天才发现原来是一套业务。

15
高贝在朋友圈看着顾清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一个月,终于考完试解放了……能找顾清一起玩了。
“但是我就不懂,她怎么那么有钱?”高贝想。
当时高刚正在做饭,看了一眼高贝,“姑娘。”
“嗯?”
“你知不知道有种东西叫抚恤金和丧葬费?”
高贝当然知道,只不过抚恤金这种东西,国家有标准,然而同命不同价——根据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涨幅以及不同部门不同事件,这个数目有着波动。少呢,七八十万,多的,比七八十万多个零,因为一次性返的多不说后续一直有救助金。至于丧葬费……想来是顾清的爷爷奶奶,他们俩都来自部队,品级都不低,生老病死的待遇...

【顺懂】狐狸情(第八回)

狐狸精×云水僧,因为快洞房了,我爆字数了。

“心尖儿会骑马吗?”顾顺问李懂。
李懂答:“只要不跑的太快,还是能行的。”
于是,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顾顺就牵了两匹马来,他背着弓——这弓也是好像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就好像是丹青师叔的画笔,随时都能拿出来——骑在前,牵着李懂和小鱼儿骑着的马,不慢不快。
中途也是闲散,甚至还带着李懂和小鱼儿在上午路过的镇子上赶集,给小鱼儿买糖葫芦的时候,人家大娘都以为这是兄妹三个来赶集。
走远了以后,顾顺抻了抻自己红色的衣裳说,“哇,寻常赶集的能穿我这样嘛?”

也确实,顾顺的红衣裳像是他的皮毛似的,亮着,说是缎面吧,还划不破,上面绣着的花都跟新的似的。其实李懂跟...

【顺懂】狐狸情(第七回)

狐狸精顾顺×云水僧李懂,鸳鸯浴了解一下!

戳破了窗户纸,一切好说……怎么讲?李懂似乎是听过一句话叫蜜里调油,他从懂事起就长在寺院里,不知道人间烟火的模样,想着他现下和顾顺的日子就许是可以这么形容。别说从春到夏这段蜜里调油,就说端的那就好,李懂就被顾顺摸清了脾气。
李懂仔细琢磨琢磨,想着自己当真是被狐狸精迷住了——他怎么可能不喜欢顾顺呢?
就说,李懂喜欢毛茸茸,顾顺就见缝插针变成原型缩在李懂膝盖上……且只留一条尾巴,扫着李懂的手背,李懂的面颊,逗得李懂抱着他就放不下来。
再到夏天,有天夜里李懂说天热了就不抱着你了,得,顾顺就变回了人型,枕在李懂的膝头。

“那这样可以嘛?”顾顺笑着说——...

【顺懂】梦里人(一发完)

忘了哪个小仙女点梗的梦神顾顺。是枚甜饼。

——当你想念我,我就会飞奔而至。

长大的过程就是遗忘的过程。
但是也有例外,总会有人因为一些细枝末节而想起遥远岁月的记忆,好的,坏的,都是。
李懂就是例子,他就想起了年幼时离散就再也没见过的伙伴。
这时李懂三十多岁,工作不上不下,婚姻败走,独自拉扯着幼儿园年纪的女儿冬冬。恰逢冬日,这年的暖气给的不足,冬冬总是半夜醒来哭,或者跑过来要爸爸抱……想再哄睡了就难了。也不怎么闹人,就是要听故事。
尽管李懂有着很多脑洞,却也不善言辞,费劲儿也讲不出完整的故事,照着书念吧,冬冬又是聪明孩子,自家的读本都能对着拼音看的明白,早就熟的不能更熟了。
逼着李懂搜刮着记忆里小时候...

1 / 2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