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梁山】他随风雪来(章二)

——第二章:叩门

半架空,主梁山,算甜文,保HE
前文见评论

其实事后想想,梁湾有些后悔——因为那天她竟然扭头就走了,没有想办法留个微信什么的。说不定人家张日山只是一时兴起,过后没有留个联系就再也不来了。
好像也确实是这样。
过了一天,过了两天,又过了一周,梁湾都没有再见到张日山。
梁湾想,得了,她没这个桃花运。

结果,事实证明,梁湾的运气也没那么坏。

是日梁湾休息,在家敷脸看综艺的时候,就听到敲门声——说真的,梁湾去开门的时候是拖沓的,怕不是楼下吧。
结果梁湾一开门……张日山!
吓得梁湾赶紧关上门,扯下面膜,洗脸梳头,换套衣服,收拾客厅,一气呵成。去开门之前还不忘一脚把快递盒踢进卧室并带上屋门。
然后,深呼吸,开门。
“你怎么来的?我是说,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儿啊?”
张日山笑了笑:“我去了医院,跟护士打听的。”
梁湾心里哼了一声,回想今天都是谁值班,心里虽然也算感谢那些小护士,但是想想,小浪蹄子们也是因为看到张日山长得好看就不知道东南西北,有什么说什么了。
然后就在梁湾心里犯嘀咕的这两秒,张日山他举起手给梁湾看:“能让我进去吗?我是来看医生的哦。”
梁湾一下就被震住了,上次的伤口好了,但是这次又有很深的口子。梁湾下意识就把张日山拉进了自己的屋里,直接把张日山推在沙发上,进卧室找药箱去了。
梁湾忍不住念叨他:“你怎么搞的啊!?没事儿受伤玩儿吗?锅又炸了?”
然后梁湾就听到坐在客厅的张日山的笑了,他说:“不要让锅背锅啊……今天上午开会,和下面的人生气,就直接握着茶杯往桌子上砸了。”
梁湾听了更气,她拎着药箱出来,坐在张日山对面,拉过张日山的手说:“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呢?——哎,你不是刚才从医院回来嘛,怎么不在医院处理,你看你的伤口这么深,我这没有麻药,你会很疼。”
“你下手我放心,又不是第一次了。”张日山说,“而且,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伤的多重,不然下面的人闹的更厉害。”
“是是是,你们黑道是非多。”
张日山挑眉,看着梁湾:“哦?你怎么血口喷人呢梁医生。我可不是黑道,我们穹祺公司做的可是正经生意,遵纪守法,年年都是行业模范的。”
“那你倒是说说你做什么的啊?——哎呦谁给你清的创,这么暴力!还跟上上回似的有残留。”
张日山只回答了梁湾的前一句:“我是做古董生意的,因为鉴定和修复比较厉害,所以被行业推为会长……闹呢,就是新人不如老人靠谱。这些小年轻的要是再知道我的手受伤,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呢。”
梁湾没有搭茬了:“忍着点儿啊。”
但是还没等梁湾下手,张日山就把手抽回去了。
“怕了?”梁湾问。
张日山却伸出食指搭在唇边,做了噤声的动作,他近乎耳语地说:“有人来了……”
梁湾没听到什么,但是就在她想说张日山多疑的时候,就听见了门铃声。
张日山抓起了一张在沙发上的毯子去盖上了药箱,还给自己套上了手套——梁湾见状,就去开门。
“谁啊?”梁湾不疾不徐去开门,只见门外……是为女士,梁湾用一秒识别出口红色号以后就觉得不喜欢这人。
事实也确实如此,来者大概是仗着身后跟着的女人不少,没有搭理梁湾就进了门,即使梁湾又问了一遍她是谁,她也没回应。
于是梁湾看向了张日山——张日山已经在梁湾开门的时候解开敞开了西装,甚至拉开了领带,他就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女人走进了梁湾的客厅。
女人看着张日山笑的很奇怪。
梁湾见状走到张日山身边问:“日山,你前女友?”
女人敛了笑容,看着梁湾眯起了眼睛。
张日山笑了出来,他起身搂住梁湾的脖子,说:“介绍一下,梁湾,我女朋友——我的女朋友,这位是霍小姐。”
梁湾心花怒放,虽然只是个临时女友,但是也不吃亏啊,但是她知道演戏要到底,她压抑住了开心,问:“霍小姐真不是你前女友?”
张日山还没说话,霍小姐便哼了一声:“这种老男人,我才不要。”
梁湾一下就火了:“得了吧,我给你镜子你自己照照,看看你自己这妆容又是什么年龄段的!既然不是前女友我也没从你手里抢人,那霍小姐你就自重,别酸溜溜的,赶紧从我家走,别带着人来当串联电灯了。”
霍小姐咬牙,她横了梁湾一眼,看着张日山说:“张会长,好眼光啊!我霍当家的,是服了。”
“当然,”张日山就跟听不到霍小姐的言外之意一样,他搂梁湾更紧了,他看向怀里小个子的梁湾又说:“你看,她多可爱。”
霍小姐真是白眼都要翻天,她气笑了:“行了,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不送。”
“我也没想送。”梁湾在关门声里小声嘀咕。

而门关上以后,张日山就放开了梁湾,坐了回去。可能是怕霍小姐杀个回马枪,他一直没有摘下手套,而是竖着耳朵听什么。
直到楼下传来几辆汽车发动驶离的声音,他才慢慢放松下来,摘下了手套。
长舒一口气。
梁湾这才坐下来,拉过张日山的手,重新消毒。
“小心疼啊。”梁湾说。
“没事儿,只要是梁医生下手就不疼,我总感觉梁医生是织女下凡。”
梁湾真是一个绷不住笑了:“我说张会长,你不能成天仗着好看就瞎撩啊,你这是什么直男言语。”
张日山歪头:“没有啊,我没有瞎聊,我是实话实说罢了。”
“行吧。”梁湾含笑,不再说话,认真给张日山处理伤口。

手心受伤想想就疼。

然而梁湾处理伤口的手法也不见得多轻柔,是出了名的简单直接,可是这张日山一下下意识的往回收都没有。
也是厉害了。
梁湾估摸张日山也就三十多岁。
这个年纪的男生她在学校在社会见过不少。
学校嘛,学长嘛基本都这个年纪,开学的时候给学妹抢着拎包挺积极,其实平时让同学扎个针都不行,换个灯泡都怕摁碎了灯胆扎了手(一点也不想他们缺乏锻炼根本就没那个劲儿)。
至于到了社会,这些男生,又迅速的没有成长就变得油腻,内心的浮躁和肥肉一样开始膨胀,还对自己没有控制力——梁湾都不想回想上一次的相亲对象。
可是张日山就不一样了。
或者说,张日山就算是走在人山人海里也是不一样的。
梁湾第一次见张日山就看到了他手上的玉扳指,很少有人带扳指了。扳指是通透的,但是某种程度上也是老气的,过时的。而张日山就是这样,明明是年轻的俊美皮囊,却有着穿越时空来的气质。用俗气的形容就好像他是吸血鬼,带着不同于这个当下时代的优雅。
怎么看怎么迷人。
即使可能他满口谎言还缠绕危险,也还是迷人。

梁湾甚至有了……如果能在一起,信女愿意……
算了,还是不轻易发誓了。梁湾想。

“好了。最近别再炸锅了。”梁湾说。
“好,听梁医生的,最近就等别人给我带饭吃。”张日山说,活动活动自己的手。
梁湾忍不住再多看两眼张日山的手,手心手背都看——筋骨匀称,手指纤长,但是又有彰显力量的薄茧……真想摸一摸。
“留个联系方式?”梁湾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直来直去。
而张日山没有反对,手机解锁给梁湾:“给您吧,梁医生。”
“哎呦。那我真的存成女朋友啦?”梁湾试探着问。
“行啊,没关系。”张日山坦荡荡。
梁湾反而没了歪心思,用张日山的手机打了自己的号码,把自己的号码在张日山手机里存成了“梁湾”,至于自己手机里的张日山,她就存了“张会长”。

张日山全程看在眼里。

然后张日山他说:“梁医生是生气了吗?”
“我为什么生气,我是拿了你的好处的呀。”
“就是因为好处你才生气啊——尹瑈是不是给你金叶子了?回去我教训她,金叶子怎么能给医生贵客呢,那是古时候给下人的好处。怎么说也要送梁医生别的。”
梁湾想她哪管这个,虽然没动过,但是那是真金,怎么能不喜欢呢?真是个古物打交道的,这张日山真是守旧啊。
“没事儿,百无禁忌。”
张日山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那……梁医生……既然觉得我是黑道,要不要我平时给你加点人手,免得你因为和我交好会生出麻烦?”
“嗯?啊,不用了,我能有什么麻烦,不就是和你见过几次面嘛,不用啦。”

——嗯,梁湾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后悔这回绝。
——就像梁湾此时根本没在意她只是不见张日山十来天那些医院里处理的伤口就已经恢复如常了。

————————TBC

张日山非要提金叶子其实是因为他真的不会和女生聊天,虽然他本身的存在就是在撩梁湾。
晚安,下一章他们就谈恋爱了。成年人了,我们进度条拉快点。

评论(7)
热度(138)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