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江湖闻声

又名,盗墓贼也有春天,民国AU,盲狙江苏卷作文来交作业,有点跑题。

顾顺邂逅李懂是在元宵灯会上,那时他是盗墓贼。
北城的正月十五是冷的格外,尤其是城外干烈的冷风,吹的人脸生疼,夜里顾顺踩过郊外钱府的点回城,因着习惯了风里来霜里去,也就没那么难受。但是作为盗墓贼,长久寂寞,看到了十五的热闹也就凑上一凑。
但是凑近了那片花灯繁华,顾顺却又觉得自己与人间格格不入。这种人间烟火,终是与阴阳过客无关。周遭的都在玩乐,顾顺却不知所措,想来贼人终是只合适在鬼市倒卖赃物。

——说起来,上次下地,顾顺还有一枚平安扣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手,水儿可亮、朝代也够,现下还忘了放在哪儿了。

但是摩肩接踵时,顾顺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站在一盏白兔花灯下,学生模样,带着玳瑁框的眼镜,温厚的双唇似笑非笑,左手夹着一本大上海流通的《影迷世界》,右手捏着下巴——像是琢磨不透,也像是觉得有趣。
然后顾顺向前两步,这位置一变,就看到了光从另一面过来,照着这学生出了剪影。
睫毛颤颤。
只消一瞬,顾顺便觉得自己如同古墓干尸一般的老心又注入了热血,开始砰砰跳动,一点都不怕冬日的寒冷。但是又是刹那,顾顺便能明白,自己并不能和这学生是一路人。清清白白的学生仔,怎会与和盗墓贼有缘分?就算顾顺这次想要和走飞檐的抢钱府的盒子,那他也是盗墓贼。

不过大抵是那学生他注意到了顾顺,他偏头,问:“先生,我档到你了么?!”
顾顺一愣:“没有没有,你看你的。”
学生笑了笑,悄无声息地擦着顾顺身边过来:“没事儿,我知道这题,就是想起了别的。”
顾顺一抬头,谜面儿是经常搬家,确实是个简单谜,莫说道上人,小孩儿也能说出来这是鼓上蚤时迁。
也倒是巧妙逢迎了城中时局。
虽然平头良民不觉得,大抵也还是一日三餐,但是但凡有点道上关系的,都知道钱府大难临头。
主要是钱府的钱大帅太过高傲。
上个月张大帅府上被人走了堂,还偏巧是张大帅在家时被偷了卧房,故而钱大帅笑讽张大帅无能,并且再三强调钱府永不遭贼——这么说是好听的,原话怎么样按下不表,总之就是让道上有些身手的都觉得想要去打打这吸血食膏的钱大帅的脸。
顾顺笑了一笑,毕竟他也是其中一员。
大抵是做贼的里,总是走飞檐的走着好名声,土夫子却总是受气。故而顾顺这次还真想做票大的。
钱府那处顾顺来过,以前就看过有处地宫可到府内湖心岛,湖心岛应该是没有多少,多是玩乐地,但是湖心岛被偷可湖面纹丝未动,多少会是一条传说。
大抵也能给盗墓的长长脸。

“先生?”
顾顺回神,他看着学生:“不好意思,怎么了?”
学生张开手,手心除了他应该挂在的名牌,是一枚平安扣:“刚才我不小心碰掉了。”
顾顺看着那个水光完全就是自己那一枚,然后摸一摸自己长衫的口袋:“哎呀,似乎是我的。”
学生交还给他,但是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名牌也落在顾顺手里——名字好听,叫李懂——又拿起来。
“节日快乐啊,先生。”李懂说,声音某些南方的软糯。
想来是赶远路来北城念大学的,北城大学还是厉害的,顾顺虽然只带带拉拉念过三两年私塾,但是也听闻北城大学的大名。
“你也快乐。”顾顺言罢,便走了。

然后走了大概两步,顾顺突然反应过来,正月十五北城大学还在寒假里,这城中怎么会有外地来的学生?!
猛一回头,李懂的人早已经不在了,人潮涌动里,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的老远,想来脚下功夫不一般……顾顺看了看手心里的平安扣,想明白这大抵是李懂手快从顾顺长衫内兜掏出来的。

“那就……钱府见。”顾顺冲着李懂刚才站的白兔灯前欠了欠身,然后回头继续有着,也消失在了正月十五街头的人海里。

——————————大概是一发完,说不定有后续

今日阳历六月七,应祝各位前程似锦,哪怕不能平步青云也能一路光明……然,事实远非此,我只能是祝各位这一生都不会失去努力的勇气。毕竟,高考只是人生长征路的二万五千里的头一万里,终点扔远,同志仍需努力。
且,昨日与家教的小弟交流,他觉得考古就是官方的盗墓——他家长在,我也不好发作。
虽然我喜欢看盗墓小说,但是考古事实远非盗墓如此,特此声明。
盗墓贼绝多都是无节之人,而考古却是在抢救我们的文化——民国时西方学者是不承认商朝以上,并把中国文化起源归结为中亚。且当时我国内部风气认为西方的都是好的,那么这种说法就是对的。
而只有我国一代又一代的考古人耐得住寂寞忍得了耻辱才证明了我们的文化是自己的,我们的历史就是我们的历史。
其实我也不是第一次听闻这种说法,甚至有些学科内学者也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很不舒服。不过我是一个没那么悲观的人,我想,事实总比历史学家的想法要乐观,不然人类也不会走到今天。
前阵子我们老祖宗(就是老师的师爷爷)去世,我在微博上看了一下,原来有那么多人和我有着一门出来的老师,我们还有这么多人没有放弃。
所以,说了这么多,说了快有文长的废话就是……欢迎(家里没有强制安排报考特定专业)的弟弟妹妹来学历史来学考古,没有那么苦。
战士筑起血肉长城重要,苦心人留守精神宫殿也重要。
ww,谢谢你看到这,我要去写论文啦。

评论(6)
热度(97)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