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唯望君安

《狐狸情》最后一个公开番外

顾顺觉得自己身体里麻药在流失,同时回潮的是意识。不过顾顺没有醒过来,他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消毒水味,想起一段往事。

那时候顾顺因为长期驻外又没有什么部队外的活动,就被高局长从高舰长那里借调到了缉毒口,就在在皇城根家门口卧底,但是那三两年,父母离世顾清升学都没能露面……顾顺只敢远远地看一眼。
那些时光里稍稍温和的记忆,是战友和李懂一起操办丧事,是顾清和高局长的女儿高贝成了朋友穿梭街巷,是高贝一回头总是错觉他是幻影。
是无处言说的苦痛挣扎——天职服从命令,但是天职之前先是人,人都会痛,大抵有了天职加成也只是痛了不说。
待到收网的时候,真的是一身是伤,还因为那夜下雨而感染发钱,在医院里躺了个把月。顾顺知道那个时候他应该老老实实,但是他在八月十五的晚上还是跑了出去——那天是侄女顾清的生日。

那是晴朗无云高月夜。

夜里的北京本就繁华,有了节日加成,那便更是热闹。可是顾顺拎着给顾清买的蛋糕在人流里却感受到了终于能光明正大回家的压力。
顾顺知道顾清是个暴脾气,他能想象到一万种顾清爆发的样子……但是这都不可怕,可怕的是顾顺想如果他推开门,整个家空无一人;又或者顾清还在,但是李懂在那个家里的东西都已经收走了。顾顺其实相信李懂也相信爱情,但是顾顺知道,时间是最无情的杀手。
但是该来的总会来。
所幸顾顺推开家门的时候一切还好,高局长的女儿高贝陪着顾清过生日……没有蛋糕,所以顾顺回来的刚好。且着,就在顾清骂够他了,两个小姑娘吃蛋糕的时候,顾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儿……
深呼吸。
环视一圈。
李懂肯定没有离开。
所以那天凌晨顾顺捂着被顾清推了一把就又开始渗血的伤口回到医院的时候,顾顺只想着,自己要是回湛江,要怎么遮盖这块豁口。

——最后,顾顺是托高贝在中学画室找了个胆大的男生在伤口上花了一朵玫瑰才赶车回的湛江。

只不过这次顾顺没有办法假装若无其事了,退伍了这么多年,顾顺一直一直和李懂生活在一起。顾顺是警察,不忙就按时下班忙了就脚打后脑勺;李懂是老师,每年总有那么两个月赋闲在家。不可能不知道,首先顾清退伍以后也在警局工作,那个小丫头片子从来都是向着李懂的……
顾顺睡不下去了,睁开眼,便看见李懂坐在床边看书。
显然,困倦的李懂是陪床了一夜。
见顾顺动了动,李懂放下了书,“醒了?”
顾顺点点头,发现抻到了刀口,但是为了一些面子,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李老师怎么在啊?”
李懂笑了笑:“你忘了吗?今年过年早,现在已经是寒假。”
顾顺:“不用叫大夫么?我好歹是爆炸案进来的啊!”
“其实医生刚走啊,不然我怎么进来的,而且爆炸又不是你躺在这的主要问题!你看你都没包成粽子,就灼伤了一点儿。”李懂说着,摸了摸顾顺包起来的手臂,说真的,比起爆炸,更多的伤是因为打斗,“都说十指连心,我就说多让你睡会儿,过阵子你有的难受。”
“没事儿,不太疼。”
李懂哼了一声,“我没说你疼——我说我疼。”

大概是麻药的缘故,顾顺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言下之意就是,顾顺的十指连了李懂的心。
突然被撩,老脸一红。
但是还没等顾顺说什么,李懂就拉了凳子,在床头柜拿了一只洗好的苹果,还打开了水果刀。结果顾顺刚想说“我好像不能吃吧”,李懂就突然放下了水果刀。
“哦,你吃不了。”说着李懂咬了一口,嘎嘣脆,汁水直流。
啧,八成是生顾顺的闷气。

顾顺叹气。

然后,顾顺只能没话找话,因着看到了拆开的果篮,而且明显那个果篮不是现成的,是当场拼包的,里面的都很贵,说:“是谁送来的?”
“你们单位高科长,咱们顾清的闺蜜,小贝贝。”
“哦,那就可以默认顾清也来了。”
李懂看了顾顺一眼,放下苹果,拿起碗勺给顾顺喂水:“你怎么知道的?”
顾顺喝了两口:“就我卧底那次……我中途跑回家,顾清发脾气推了我一把,‘你不是你是个高儿是家里顶梁柱么?这几年你跑哪里去了?’
“不得不说她是真有劲儿啊,我回来伤口破了又去缝了一回。
“哎呀……然后高局长就知道我跑出去了,等我睡了个子午觉就发现他不止加了护工,还让自己姑娘高贝放学来看着我。哎呀,这是看穿了别人我就跑,小姑娘我就不好意思跑了么。”
“重点呢?”李懂问。
“就……第一天高贝在这陪我的时候,接电话,就在门口接的,估计是高贝故意给我听的,里面是顾清啊——顾清其实挺关心我的,我知道,只不过她确实很生气罢了。”
李懂笑了:“当然了,你和她相依为命好多年啊。”
顾顺深以为然,不过他说:“你呢?”
“什么我呢?”
“我是问,你呢,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顾顺问,他盯着李懂。

李懂非常安静,又啃了几口苹果。
——说真的顾顺最怕这种静,除非能听见撞针的声音,不然他是会窒息的。
此刻也如此,顾顺屏息等待。
其实,这种安静,是短暂的,只是觉得漫长。
“我其实有生气,但是我理解你。”李懂说。
顾顺松了一口气。
但是李懂又说:“不过你那次身上画花,真的很蠢的。”
顾顺:“啥?”
“就是你那次卧底回来啊。”李懂在自己身上比划一下,“你在伤口上画了朵玫瑰花,看见我刷就拉开衣服,你知不知道这很像职场性骚扰啊?——你回来之前我多少都知道了啊。”
“哎呀那是高贝初恋男朋友画的啦。”
李懂噗嗤笑出来,“你把你伤口画花送给我这件事全单位讲的时候,告诉高贝现男友了么?”
顾顺摇摇头。
李懂点点头,说:“可以,可以。”
“喂喂,生活上其实我也是挺聪明的,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有数啊。”顾顺说。
“是啊,我知道啊,毕竟你长得高,是顶梁柱,不止要撑起这个家,也要撑起天啊。不是有那么句话,天塌了,个高的顶着。”李懂说,“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去做这些事吧,虽然我不高,但是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我都会是不辱使命的蛟龙啊。”
顾顺眨眨眼:“你现在是老师啊,不用冲锋陷阵负重前行了,真的。教书育人吧,李老师,虽然我天天舞舞扎扎,但是我希望你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李懂挠头,露出了袖子下面缠的纱布:“可是我来医院的路上,还捉了两个贼。”

——这么凶啊,都能把退役蛟龙伤到那大概不是毛贼,怪危险的……
——可是顾顺怎么会对李懂有脾气呢?

“成吧……下回注意就是了,”顾顺叹气,“倒是我,啥时候能回家啊。”
李懂看了一下日历,“恐怕过年咱俩都要在这里过了——正好顾清最近重案组收网,大家同甘共苦,没年没节。”
顾顺:“那我吃个苹果总可以吧?!”
李懂想了想,看了一眼已经吃完了的苹果,回身直接投进垃圾桶,然后俯身吻了顾顺。

吻完,李懂笑了笑,“凑合凑合吧,我懒得削苹果,你也吃不了!”
顾顺十万个乐意啊。
“行行行,好好好,可以可以,接下来都这样也可以!这个年过的可以。”顾顺这么说。

然而顾顺还是在过年之前出了院,大抵是因为恢复能力太强了。
医生说过年头一天他就可以出院回家呆着了,不要吃刺激的,别喝酒,哦,以前还入伍?那就自己能换药吧?给你来张单子去取药。
所以出院那天去地铁站的时候李懂说:“都说别人是多智近妖,你怕不是命硬如妖吧?”
顾顺哈哈:“可不!隔壁方队长说我是狐狸精——你忘了以前猫狗都烦我,就沙漠里狐狸瞅我顺眼。”
李懂叹气:“服了你了,说你胖你还喘!”
顾顺仗着还没好利索,搂过李懂亲了一口,一起下了地铁。
结果就看到了顾清——重案组的顾清大概是在“便衣卧底”,盘起了头发,穿着地铁安检的衣服,不过因为顾清天生本就缺少温柔,现下更是看起来暴躁。
“带水那就喝一口!就一口,喝完过。”顾清语速快出新高度,不过也是,皇城根儿底下的地铁,比奈何桥排队口还挤。

顾顺看了李懂一眼,两人双双排在顾清这队前。
漫长等待。
不过大抵是安检太忙,顾顺李懂走到了顾清跟前儿才被发现。奈何演戏要到位,顾清不能骂顾顺,只能瞪顾顺!
顾顺嬉皮笑脸,他过闸的时候说:“如果可以,回家过年。”
然后李懂也跟着迈过来,说:“注意安全,就这一点。”

——我们余生,就希望平平安安。

————————————番外·完

因为实体印调结束了,所以现在悄咪咪问一下,狐狸情彩蛋明确有一篇不公开贺新病娇车。
另外,加一篇瑜昉大家能接受么?!
还有,昨晚我偷跑了封面,大家看到了么?!

评论(22)
热度(112)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