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二十二)

倒数第二更,爆更六千字,等养肥的朋友们可以戳tag补起来了。

二十二

“射的准么?”顾顺调笑道。
“哼,倒是你,别再拐弯了。”李懂回应道。
话音刚落,两人一齐放箭——顾顺怎么可能不浪呢?他那没实体的箭在空中软了起来,打旋绕着李懂的箭,一起冲着穹顶去了。
也正好射中了穹顶。
只不过顾顺那赤红无形箭像是射中了什么不可冲破之物,瞬间粉身碎骨,化作燃着的星火坠落如流星,落在镇子的草棚上,就燃起了火。而李懂那支小鱼儿化作的灰箭则是冲了那么一会儿,终究是没有戳破什么,只是把那虚幻的穹顶钻出几条裂纹,就打了回头路自己落回李懂的箭篓里。
“击中了?”陆琛问。
徐宏眯起了眼睛,“恐怕并没有。”

确实。
穹顶只是裂开了冰裂纹瓷器一样的几条口子,顺着口子,有风灌进来的声音。呼呼的吹着,却没有吹破那些裂纹。然后,不消一会儿,就在因着火而腾起烟雾的时候,那些裂痕就又合上了。
就像是人破了口子流过血就结了痂一样。

“还要再射么?!”李懂问。
“别了,”顾顺摇摇头,“没有用的,那不是阵眼,也只是近了阵……”
结果顾顺还没说完,就听风烟中一阵呼啦啦,一支箭就飞了过来,李懂推了顾顺一把,这箭就划着李懂的脸庞和顾顺的太阳穴擦了过去,钉在客栈的柱子上。
……那支箭顾顺李懂不会不认识。
六年多以前,就是这样一支箭穿着小鱼儿的尾巴射到了狐村的城楼上。
“都是报应啊。”顾顺捂住自己的太阳穴说。
“你的?你没杀了他的报应?”李懂擦了擦自己的脸问。
“管他的——大概是谁后生谁倒霉吧!你看夏娘娘在世从来没这么多事,欺负狐族正主走了呗。”顾顺龇牙咧嘴,但是他还是重新拿起了弓。
李懂的耳朵动了动,“他们来了。”
杨锐说:“听到了,已经很近了,抄家伙了兄弟们。”
没错了,狼嚎已经很近了,那嚎叫由近及远,一层一层,像翻滚的浪潮,从胡风镇翻出去,暴露着这座客栈的方位。
“那我呢?”夏司籍问。
杨锐直接把自己的长刀扔给夏司籍,“来吧,一起吧,你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弱女子——只不过说好了是幻术,这火着的也太真了,你可小心点。”
“没办法,大概是幻术里也有真吧。”夏司籍说。
“是啊,毕竟是活祭。”徐宏说,把口袋里的符纸都掏出来,自己也用朱砂笔开始画起了阵法和符咒。

狼,已经从幻术外走了进来,它们绿幽幽的眼睛,就像是沙漠里的星河。

“顾顺李懂,找高场准备干掉对方的弓箭手——余下的人,抄家伙准备走了。”杨锐说着拉着夏司籍,推开了窗子先跳出去。
而后几人迅速而敏捷的翻出窗去,徐宏用法器,佟莉石头司戈,哪怕是刚才受伤的庄羽都拿起了长刀。只有陆琛例外,陆琛是用的飞去来,他是最后一个翻出窗去,而在他出去之前,飞去来已经扔了出去。

想来顾顺的狐火着了也好,外面亮堂多了,人不比狼与狐,在夜幕里,再机灵都是瞎的。

这边,顾顺李懂也不敢怠慢,他们两个推门出去,顺着嘎吱嘎吱响楼梯爬上了客栈顶楼——客栈不够高,他们俩则又翻到了更高的酒肆上。
可是顾顺李懂看着镇子的巷中,飞去来与燃烧符飞来飞去,刀光与剑影映出一片片火红,也没有办法张弓放箭。和初见时的顾顺一样,那对家的弓箭手放出的箭也是会拐弯的,短短时间里无法分辨到底他在哪里放箭。只看见那箭在巷子里穿梭以后,似是要射中蛟云众人的要害但是却只能擦过一些边缘就落了地。
“这是闹啥呢?”顾顺叹气,“实在不行我也下去打会儿?”
李懂只是盯着那弓箭,和楼下人与狼的厮杀,“你说,狈是狐狸和狼的混血?所以狐狸会的他也会?那么,这些禁术你是知道的,可是他又怎么会学会?”
“这些东西本就无书去教,多是长传小,小的老的又传给少的,我小的时候不信邪,主张灭过一次……后来人开始得罪人了,别家的长老告诉我,我无心想做坏事没错,但是想做坏事的怎么都能做坏事。长辈的祠堂里除了祈福也能做坏事,把自己珍贵的东西献给长辈,就能得道于长辈,我想怕不是塔刹把他的什么东西献祭给了他的母家,便是得到了祖先的法术。”
“那你知道塔刹的母亲么?”
顾顺摇摇头,“并不是所有的狐狸精都住在狐村,曾经我还看过强秦来的狐狸精,黄头发蓝眼睛,根本不认我为王。”
李懂笑了,“听起来是美人。”
“美则美矣,看过就忘了——我心只悦你啊。”顾顺笑着说。
“同袍兄弟姐妹在下面都要被狼掏了,你说这种话不怕天打雷劈?”李懂说着,拉弓搭箭瞄着顾顺。
“哎呀,我孟浪行了吧?”顾顺服软了,因着李懂搭的箭不是小鱼儿化作的那支箭,而是箭篓里弓骑兵用的箭。
李懂笑了笑,问顾顺,“你说,如果有一只眼睛不太好用,那射出去的箭还能不能有从前一样准?!”

顾顺了然。

“那,咱俩试试?!”顾顺说,“就当是瞎射了。”
“你可别射墙上。”李懂哼了一声,一只眼半睁着把箭头瞄在了巷子里要扑上杨锐和夏司籍的一匹西北狼。
于是乎这箭并没有射进头颅,而是偏着射进了狼的肩膀——这彻底激怒了那只西北狼,西北狼一跃而起,爪子直接扒住了土灰的墙体,想要往上爬。
顾顺笑了笑,半睁一只眼瞄了往上爬的那匹狼,一下,然后直接放箭,射中的是狼一边的额头。不准也无所谓,顾顺的箭自己会像用了火药那样噼啪爆炸了去。
“你说,咱俩学他,会不会让他生气。”顾顺笑说。
李懂没应答,直接开始除开自己人外,胡乱瞄着。顾顺见李懂这般,便也开始射了下面的狼。
三种箭都飞在巷子里。
观了一会儿,便发现,三种箭都是偏向一边的。
“他还真是舍了一只眼睛?!”顾顺说。
言罢,就直直飞来一直箭,又擦着顾顺的脸过去了,钉在顾顺身后的酒肆屋顶的堆砌物上。然后还没等顾顺反应过来,又射了一箭擦着李懂的太阳穴过去。
“嘶!他不止生气咱俩学他,还羡慕咱俩长得好看。”顾顺说,叹气。
李懂倒不在意,他直接拿出三支箭,搭在弓上,“他八成是不知你活过来,要找我寻仇——我去遛遛他,你且好生看着他在哪里。”
说完,李懂直接翻身从屋顶跳下去,踩着别的屋脊射出三箭,然后站在那危险之处接连放箭——顾顺一看,好家伙,李懂真是胆大,都没个掩体,只有身下有个还没着火的草垛而已——然后许是不怕那边毁了一只眼睛的塔刹,李懂完全不在意塔刹的箭。
顾顺便也安下心来,在狼嚎,飞去来,还有各种各种的嘈杂声里,只看着身后堆砌物上插着的箭还有李懂周身擦过的箭,推断着塔刹到底在哪儿。
顾顺心里判断了两点,最后在犹豫间,一支箭从顾顺预设的一个方向飞来就射中了李懂的胳膊,李懂一个没站稳就跌坐在草垛里。
“李懂?!”
“我没事!!!你快去找他!”李懂说着掏出匕首斩断了箭的柄尾。
顾顺皱眉,然后还是翻身下了酒肆去寻塔刹。

而李懂自然是疼的——他被射中之后才发现这箭头带着倒钩,射进去容易拔出来就难了——这就真的很疼了。
李懂因着是狐狸嬢嬢,耳聪目明,即使不是弓骑,而是近身巷战,他也很少受伤。然后恰逢脸上太阳穴的伤牵动着眼睛,李懂一边眼睛睁不太来,直接躺到在草垛上。
说来也巧,就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仰躺着的空档,李懂就看着穹顶上的妖气打着旋,偏在一边。
然而还没等定神,陆琛就爬上了草垛,“李懂,没事吧?!”
李懂一看,陆琛身上也中了箭,只不过是普通的箭。
“我没事。”李懂扶着陆琛的手爬起来,“陆琛,狼……”
“只是人海战术,”陆琛说,然后回身扔出了自己的飞去来,“大抵就是想拖住我们,现下跑的跑死的死,基本都不在了。”
李懂站了起来,“你们尽快,我去追顾顺,我们大概是找到了关键的布阵人。”
陆琛接住飞出去打了一圈的飞去来,“记得做标记。”
李懂点点头,爬上了酒肆,忍痛飞跃在镇子的房顶上,一路留下了匕首砍过屋顶的印记——他虽然已经看不见顾顺了,村子里也分不清南北,但是他是狐狸嬢嬢,总不会弄丢了他的狐狸。之前是以为死了,但是现下想想,若是顾顺真的死了,为何春日里半夜燥热?
但是镇子也不大,没一会儿,李懂就到了镇子的边缘。

刹那间远处巷战的声音都不重要了。

此时,万籁俱静。

多年前只见过一面还不是人形的塔刹,此时化作少年郎,只不过没有耳朵,脸上又有伤,一只眼睛萎缩了起来,就显得没有少年的心气,反而凶神恶煞。
此时塔刹与顾顺就站在彼此对面,拉弓搭箭相对。几丈的距离,塔刹没了一只眼睛,乱射也能射到。但这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架势,让他俩全然没有发现李懂。
而李懂想都没想就拉弓搭箭射向塔刹——这无关旁的,只是李懂实在了解顾顺的性子,要是此时李懂不出手,顾顺定要和塔刹挣个你死我活,到时候塔刹要是死了,那就寻不到黄司祭了。而且,重要的是,顾顺指不定闹出多大动静……这要是被天庭或者地府知道。
李懂的箭正中塔刹的非要害。
因着中箭,塔刹便拉不下弓,只能瘫坐。
……顾顺终究是比李懂下手要快,见塔刹倒下顾顺立马就冲过去捏着塔刹的脖子拔出来那支箭,顺带甩出刚才没有还给徐宏的朱砂笔,直直在塔刹的脸上写着一串符咒,刹那塔刹就显出了原本的尾巴爪子獠牙和余下的一只耳朵。
然后,顾顺摸出了匕首。
“顾顺!!!”
然后顾顺手起刀落,只是剁掉了塔刹的尾巴。
“你以为我冲动么?我只是有仇报仇而已,我心里有分寸。”顾顺说着,把塔刹扔在地上。
而塔刹看着顾顺,“要不是你,我狼族就成事了。”
“狼族不会事成,就像狐族永远不会是人间的主人。”顾顺说,踢开了塔刹手边的弓箭,他蹲下看,“你,是不是想要用我们八个的命来壮阵法?”
“你是想要羞辱败者?!”塔刹问。
顾顺歪头,“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而已,好想着怎么出去——毕竟兵者从军令,比起你想杀我们,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去救黄司祭。”
“黄司祭不用你们救,我根本就没动她——都说了最近多是风沙,黄司祭只是和夏司籍走散了,自那以后,夏司籍都是看到的幻术。”塔刹笑了起来,“本来我族只是想借八具身子来用用,扰乱你们大文皇帝的天下,然而我们看见了你,又看见了你的嬢嬢,所以狼族从攻击罗星骗你调到蛟云起,就是想断了你们狐狸的根脉——就算人皇有狐族血统又怎样?我们过的不好,你们也别想长存。我的这个阵法,你们逃不掉的。”
顾顺起身,见李懂的手臂伤势不寻常,直接接过李懂的弓箭背在自己身上,“我还真就不信了——我也不白长了一千来岁,我总会有办法的。”

这时候蛟云其他的人也稀稀拉拉来了。

“黄司祭呢?”夏司籍问。
李懂叹气,走到夏司籍面前,“冒犯了。”——说完李懂点了夏司籍的眉心一下,“醒。”
然后夏司籍先是迷茫再是惊恐。
杨锐问:“怎么了?”
“夏司籍是被幻术蒙骗了,黄司祭根本没被狼族抓住,只是在沙暴里和夏司籍走散了,现下兴许正因为没有办法联系外面而困在哪个村落里等着路过商队——这很正常,大家都可能中招,没什么。”李懂说。
“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怎么才能逃出去。”顾顺说,抬眼望了一眼穹顶。
李懂笑了一下。
“怎么了?”徐宏问。
“他是半个独眼龙,他创造的天地自然也是扭曲的。”李懂说着,拉弓搭箭,歪歪地射了出去。
歪着射出箭以后,塔刹反而笑了——“小师父一直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正好箭也射中了穹顶正中旁边。
一时,虚假的这一切终于开始崩溃,但是却也开始收缩,这幻术的一切都在向着小镇挤压。
“这是怎么回事?!”佟莉问。
“这招真是绝了——直接缩呗,越缩越小,直接把我们挤在里面。”徐宏说着拉着大家一起往这镇子里退,“快退快退,还有一会子功夫,我先想想办法——”
石头突然插嘴,“我现原形行么?”
“恐怕不行,石头——顾顺你干什么呢?还站在那里。”
顾顺笑了笑,“我自然是有办法啊!”
说完了顾顺撩开了袍子的下摆。
借着火光,李懂正好看到那条红色的发带就别在顾顺的里袍。

一时,回忆浮现。

“顾顺,你不能这样!”李懂说着要冲过去。
然而顾顺只是笑了笑,就把自己的弓箭扔给了李懂,又把自己袍子下的红沙放了出去,那红纱和以前一样无法阻挡,像是烈风一样就卷着李懂和蛟云其他的人。

顾顺走过来,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逆天改命的人是我,你们先前不知道,这祸大抵是要我圆。”

“你不行!!!”

顾顺就吻了李懂,唇舌的推搡间,李懂就觉得顾顺把元神送进了他嘴里……然后李懂还在被送元神这件事吓到的时候,顾顺就当了李懂的面做了噤声的动作“嘘”了一声,满眼都是李懂。
“安静,有天地在听。”顾顺说。
然后顾顺就果断的背过身去不再看李懂,又把自己的人皮撕掉,拉开许多年不曾拉开的灰色弓箭,射杀了地上的塔刹。
刹那间,就听到了这幻术之外响起了隆隆的雷声。然后只有一瞬,大雷直挺挺的劈中了幻术,这虚假的穹顶就好像玻璃器摔在地上一样破碎成渣。
且就在这个时候,红纱一紧就把蛟云的人裹挟着拉出了这个幻术的阵地,飞一样的跑远,带到了远处的沙丘。
同时的,艰难回头的李懂第一次见到了什么叫做五雷轰顶——是纯白而直挺的雷电就直接劈下了人间,一瞬间恍如白昼。
而接住那雷电的,是他那失而复得的狐狸相公。
李懂是想哭叫的,然而那红纱历来听自己主人的话,捂住了李懂的口鼻。
可,却漏下了眼睛。
李懂就眼睁睁地看着天雷劈下后,天火骤然燃着,那赤红的火舌腾至半空,熊熊燃烧。
纵使离得那么远,过了一会儿,李懂还是闻见了烧焦的毛皮味儿,还有肉味。分不清多少是狼的,多少是顾顺的。
也怕不是这时候顾顺真的再一次去了,那红纱渐渐就消失了,只落在地上一条发带。
李懂攥住发带以后,突然地就吐在了沙丘上。
蛟云其他人都懵了,只有夏司籍靠前,“李懂……?”
李懂倒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着那冲天的火光走去,结果于许是打击太大,李懂一头就从沙丘上跌了下去,一路滚到大漠上。
“李懂!”夏司籍先从沙丘上滑了下去,坐在李懂身边。
随后跟来的是徐宏,“李懂,你冷静点。”
“我很冷静。”李懂说着推开了徐宏,继续起身去往火光处走。
陆琛和庄羽也扑了过来,一人抱住李懂一条腿,“李懂,你不能过去!”
“不行我要过去,这段时间我俩虽然没有吵架,但也关系生恶……这样不行,这不行……其实只是一句话没说开的事儿……且着我还有攒了好几年的话没和他讲,这不行。”李懂说着蹬开了陆琛。
但是庄羽用蛮力证明他是一只可以跨越南北的候鸟,径直地撩倒了李懂,“李懂!你现在去又怎样?陪他死么?他死了两次都是想要你好好活。”
李懂闻言看着庄羽,“这不是我想要的——既然成亲,那一刻就是生死与共,我也是男儿郎,为什么天塌了就要他抗?凭他高么?”
庄羽不说话。
半晌,徐宏拍拍李懂的头,“他姐姐是孟婆。”
“那又有何用?”李懂说着坐了起来,然后似乎是猛然想起什么,他爬到徐宏面前,跪在徐宏面前,“副官……副官。”
副官摇头,“不行,李懂,这太危险了。”
李懂却跪在徐宏面前不打算起来,握住了徐宏的胳膊,直勾勾地盯着徐宏,“副官,求求你,我知道你能送人走阴——魂飞魄散也好,地狱十八层永不超生也罢,我要去找他。”
徐宏紧锁了眉头,避开了李懂的目光。

半晌纠结,夏司籍说:“徐宏,若非折损你性命,那你就允了吧。”

徐宏知道,眼前这女子并不是劝慰,而是作为一个金枝玉叶在下令。
“唉……”徐宏长叹一声,“不折损我性命,那我允了便是——佟莉!布阵去找水源!”
佟莉迟疑不定,看了一眼李懂,“可是师父……”
“快去吧。”李懂看了一眼佟莉,“我可以,出了事,我自己承担。”

——————————第二十二回·完

是的,顾顺第二次领盒饭了,依旧还是会吐的,不过大家都知道,生死之事怎么能随随便便呢?明天的地府捞人会虐心。
另外,彻底爆字数了,算上番外和G文,狐狸情出本的时候大概会有十一万字,然后加上我这人喜欢骚操作,这成本忽悠一下子就飘了。
我心脏病都犯了,要不是封面已经约了我就又开始演奏国家十级退堂鼓了——印调了解一下?见评论第一条。
最后,别打我!HE!HE啊!
好了,晚安,我睡了,脑壳疼,写这文要命,我把前文一些细节改了一遍。

评论(25)
热度(116)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