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第十七回)

李懂家暴顾顺现场。

所说的“顾准”在蛟云骑不远处停了马,翻身下来,他牵着马,不疾不徐地走来——且着他看到了李懂正在看他,笑了一下。
就这个笑脸,没跑了,就是顾顺了。
于是就在那个刹那,李懂把背在身上的弓解下来塞给徐宏就冲了过去。
想来顾顺心下想的很美,看到李懂冲了过来还略微张开了双臂。
结果,李懂并没有抱住他,而是一空拳掼在顾顺耳朵上,直接把顾顺击倒在地,扒开了锁子甲就直接靴尖踢在顾顺的肋骨间软肉上,让顾顺疼的都说不出话来,一点情面都不留骑在顾顺身上直接开打。
杨锐整个人都被震住了,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李懂,完全说不出话,只是颤抖地指着李懂,然后惊恐地看向徐宏。
于是乎,杨锐发现,他手下这一把人,都呆住了,非要找区别,就是徐宏是唯一一个笑着呆掉的。
“徐……徐宏?!”杨锐试探着问。
徐宏回神,揉了揉脸,拍了拍陆琛的肩膀,“陆琛,你知道这是怎么了么?”
陆琛惊恐地看着徐宏,“副官?你听过死而复生之术么?还是我做梦呢?我怎么看见李懂他家死鬼了?!”
“啥?”佟莉挑高了声音。
“啧。”徐宏想了想,看向新来的被李懂按着锤,说,“得儿,咱们先去把他们拉开,不然这新来的真成了死鬼了。”
再于是乎,蛟云骑余下几位拿出了平日里把罗星和李懂从酒肆薅出来的力气才把李懂拉开。

李懂,是真的怒火中烧啊。

拉开以后杨锐刚想教育李懂要以善对待同袍兄弟,李懂就气的去喂马了,全然当做余下的人都是无物。
故而,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新来的“顾准”身上。他似乎是被李懂打的不轻,整个人爬起来的时候都还捂着肋骨间。不过也算没事,毕竟没一处打在脸上。
陆琛鼓起勇气探头过去,问,“哎,你,谁啊?是人是鬼啊?!”
那新来的一脸窝火,坐在地上解开自己的衫子,“你十三岁还有一回尿在床上,我连这都知道你说我谁?他刚才打我我都觉得疼了,你说我是死是活?”
陆琛都顾不上顾顺把他糗事抖搂了出来,直接抱住了顾顺,“我的老天爷啊!顾顺真的是你!”
顾顺倒吸一口凉气,“疼!”
然后这时候杨锐也上前去,“那你到底是顾顺还是顾准?!”
顾顺推开陆琛,起身穿好衣服,就像是寻常士兵看着自己的领头,说,“当年给我写投名状的耳朵不好,填的顾准,这几年也就凑合着用了。”
杨锐长出了一口气,看着顾顺,又看看远处的李懂,说,“私事我管不着,你们私下自己处理,你就算是行尸蛟云骑也自然是照收不误,我想的就是萌打胜仗,好自为之。一个时辰以后出发,咱们蛟云要启程去西域,明白么?”
然后还没等顾顺应答,杨锐拍拍顾顺的肩膀,大声道:“李懂!”
“到!”李懂回身过来。
“带着这位兄弟认识认识咱们的人,我去给高将军传个信。”杨锐说着赶紧跑了。
于是,留下面面相觑的顾顺李懂。
顾顺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李懂,而李懂似乎是毫无波动,只是挨个给念了名字军衔就冷了脸。
顾顺倒是笑了,又开始耍着嘴上功夫,“听闻湖州盛产辣椒,今日终是感受到了,心……”
尖儿还没说出来,李懂就横了一眼顾顺就坐到一边去了,自己擦着弓箭,根本不搭理顾顺。而顾顺坐过去,李懂就再移远点。
顾顺叹气,只好去找陆琛要跌打药,结果陆琛把他身上的伤都点齐了,也正好出发了不说,佟莉全程都用看妖精的眼神盯着他,让他感觉自己似乎是要被猎了一般。

也只好跟着出发。

马上颠簸,淤青发疼,李懂不搭理他,余下的同袍还都看他恨恨的……啧,可怜。
于是顾顺就这样度过两日。
然,第三日也没好到哪里去,第三日,八人抵达一个荒废的驿站,这驿站在林子里,有河水经过,一前一后淤了两个小湖,还算僻静,也就停下来过夜歇脚。
要不说,人不能闲下来,闲下来就有剩余精力。
顾顺刚想和李懂说点什么,就突然地被佟莉拍了肩膀,顾顺回身,就看到佟莉笑着说:
“嘿,新来的,你看着不赖,咱俩比划比划?!”
顾顺真的就是个新来的,他看着佟莉只是个高个子姑娘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结果,被佟莉按在地上动都动不了。
这个时候顾顺才隐约醒过味儿来,这同袍不是拿他当外人,而是现下误会了,觉得顾顺是负了李懂,所以,佟莉沉不住气就来拾到拾到他。
这种情况解释没用,顾顺想着,只能把李懂先哄好,其余的,就是躺平认命随意她锤。
最后还是张天德看不下去了,拉开佟莉,叫他俩去吃饭。
顾顺真的是,胳膊差点被卸下来,手都哆嗦了。
不过看在顾顺可怜的份上,今天李懂也就没躲开他,俩人坐在一块终于吃了一顿安生饭。
且着,当顾顺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两个梅子给李懂的时候,李懂也没拒绝,拿过去了一个自己吃。
顾顺看李懂还给自己留个一个,开开心心就去喂马了。

然后入夜。
八个人自然是在驿站里打地铺,区别就是佟莉睡在里屋,余下睡在在屋。可是半夜的时候顾顺就起了,他要去水边给自己换药。
而顾顺起身的时候,李懂就醒了。

李懂一开始当然是生气的,气很多事,诸如顾顺活过来了为什么现在才出现这种。但是而后李懂不搭理顾顺,就是因为其他的事了——顾顺看起来变成了人,然而身上的气味没变。
此时还是春天,李懂闻着顾顺身上的味道,就觉得已经长久没有动的情,死灰复燃,瞬间燎原……就好像有股火儿,也好长发了水。
好像多年独身的禁欲没在过,李懂还是当年在狐村里新婚燕尔搓揉熟软的嬢嬢。
李懂叹气,翻身看着破口屋顶撒下的星光,感受到了难言的情欲。
翻来覆去有一会儿,李懂还是起身了。
出了驿站,李懂就看到顾顺在更下游一边的湖水旁赤裸着上身给跌打的地方涂抹药膏。有些地方已经淤青变得斑黄,然而有些地方是今日被佟莉摩擦出的新伤,都在背上,不好擦,摸不到。
李懂便走了过去,没说什么,直接坐在顾顺身后,接了过去,给顾顺涂药。凭着手感,李懂觉得顾顺一身白肉还是结实的,只不过不似从前那样能自愈,也没有从前热。
看起来活的不错。
李懂叹气,摸了摸顾顺的耳朵。
就在这时候,顾顺就像得了什么讯号一样,回头看了李懂,抬手摸了摸李懂的脸。
李懂没躲。
顾顺就笑了,他探过头去,吻了李懂,起先还轻轻地,但是交换了鼻息之后,就粗喘了起来。
“行吗?”顾顺问,转而去咬李懂的耳朵。
李懂冷笑,“你不行?!”
顾顺哈哈大笑,探着手解开了李懂的衣衫,“真是,小心尖儿变成了小辣椒。”
“不喜欢?”
顾顺盯着李懂,说,“怎么可能不喜欢?想都又要想死了。”

————————————第十七回·没完

久别重逢炮明天打啦,我作业还没写完,晚安,脐橙蒙眼咬,我尽量写辣。

评论(29)
热度(200)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