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第十四回)

李懂遇到了高将军和蛟骑尉了,其他角色开始登场了。

李懂没有离开。
还是住在那方院子里,还是狐村学堂的小先生,还是那个狐狸嬢嬢。只不过,他的狐狸,不在了。当然,也只不过是不在他身边而已。如果李懂想见他,走上一刻就能在山坡上看到那方石碑,再或者累了不想出去,系着发带的无箭之弓就挂在房里。
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李懂就开始在心里叫自己的狐狸,不是顾顺了,而是死鬼。不过呢,李懂也不是总能惦记着这把他一把拉进俗世却又自己告别的死鬼。
还要照顾小鱼儿呢,加上狐村里的事,李懂忙起来也就想不起顾顺了,只是偶尔夜深人静,李懂才觉得这床榻空了。
至于小鱼儿,想来尾巴是狐狸的灵气,被剁了尾巴之后的小鱼儿突然心智就迷乱了,加上两腿也废了,昏昏沉沉地,仿佛幼化成了孩童,便没能再自己照顾自己,穿衣吃饭都要人帮忙。阿桃一个人忙不过来,李懂就和阿桃交互着照看。
其实小鱼儿也有清醒的时候。
往往都是半夜,小鱼儿半夜醒来总是清醒的,化身夜哭娘,论着李懂怎么哄都不一定睡得着,总是觉得自己对不起李懂,如果不是她,顾顺也不会死。
一来二去,李懂竟然觉得,小鱼儿这辈子都不要清醒,可能还好些……像着孩童那样,总是好的,无忧无虑。

若说还有什么变了,就是日子久了,李懂开始喝酒了,就不再吃蜜饯干果了。
之前虽然还俗破戒,但是李懂从来没有喝酒过,只是打春时偶然一日真冷,便烫了一壶酒在睡前喝了,暖暖的,睡意也昏沉,就也不觉得身边空落落的了。
自那起,李懂也就离不开酒了。

一年,一年,又一年。
李懂的头发彻底长长了,能扎成发髻了。
那时李懂仔细算着,他这一辈子虽然只有二十几年,但是却丰富的不能再丰富了,寻常穷书生写的戏本都只是搭上仙女小姐这个道道,没有这样的大波大浪。
许是耗尽了最后一点念想,这辈子就这么样了吧。李懂想。
但是,还偏偏就不是这样。
那时顾顺就要烧整三年了,是个雪夜,李懂早早打发阿桃去睡了,自己烫了一壶酒,点灯在叠给顾顺的元宝。
结果半夜里灯就忽然灭了。
李懂恍然间觉得可能是醉酒影响着他的观感,他竟然“看见”又一黑一白两个人抬着一方箱子从小鱼儿的房里走出去,穿过院子,径直地离开了。
揉了揉眼,清醒一下,李懂还是重新点燃了灯出去看了看——雪还在下,但是院子里的积雪上没有脚印。
看来是喝多了,李懂想着,就去睡了。

结果第二日醒来,李懂和阿桃就发现小鱼儿消失了。她的被窝里只留下了一支箭,灰色的,像是搭着顾顺留下那张弓。

思来想去,李懂觉得,昨晚他见到的一黑一白就是地府无常了。小鱼儿终是人间留不住了。

阿桃很难过,阿桃躲在房里偷偷哭。

然而李懂还是硬下了心,选择离开。
阿桃自然是不愿意的,寻常里纤尘不染的小姑娘坐在地上搂住李懂的腿求着别走。
李懂却也只是蹲下身抱住了阿桃,“阿桃,乖,我不能害你了——我想来是命太硬了,不如自己一个人。”
“那你走了,狐村怎么办啊?”
李懂轻声说,“不还是有你么?”
“我也不是狐狸啊。”阿桃在李懂怀里蹭蹭,“我真希望我能变成狐狸,这样我像顾顺那样小鱼儿那样,你是不是就能留下来了?”
李懂叹气,“对不住,我不能。”
——因为,我实在是,太伤心了。
所以那是那年的冬月初七,顾顺的生辰也是顾顺的忌日,李懂在烧光了他叠的元宝以后,就戴上了曾经来狐村时候的斗笠,背着弓和箭,头也不回地走了。
……其实系在弓上的发带李懂本是想烧了,但是最终没有,他也只是揣进了怀里。就像别人家相公收着娘子的头发娘子的荷包那样,终究是个念想。

李懂南下去了。
离开了狐村,李懂想回海龙山看看,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回去常伴青灯古佛。是入了俗世没错,不过那个一把把他拉进俗世的人不在了,便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但是偏偏李懂离开的这三年多,海龙山上的寺院也彻底荒芜了,山门里杂草丛生,里里外外无人看管。想来是彻底破败了。不过师父退院和尚应该是在破败前就去了,舍利被供奉起来,也算圆满。
那夜李懂坐在大殿的梁上一直没睡,听着万物的私语,终是在天亮就离开了,继续南下了。
倒不是想要回老家,老家自从离开就是回不去的。
李懂也只是终究想起这是乱世,既然他现在是有着狐狸嬢嬢的法术,倒不如做些事去,哪怕不从军,也帮着别人,就当是给顾顺积善成德。
且着,李懂是怕着轮回的。
人的一生短的,一碗孟婆汤下肚,就什么都忘了。
所以,来生再相见,李懂隐约着是不信的。
倒不如手屠千妖,堕入修罗道,长生如妖。起码的李懂能记着顾顺,若是顾顺来世成人,一眼便会相认。
李懂为这种想法笑出声,因为如果岁月可以逆转,过去的不懂师父是不会觉得自己有一天竟然萌生杀意,并且真的开始屠戮。
是的,李懂觉得自己是在屠戮。
尤其是李懂离开海龙山以后得见群狼劫掠的时候,他不仅拉弓放箭,还抢了一把刀,割开了一条又一条的喉咙,腥热的狼血溅了他一身,害的被他搭救的人都怕了他了。
不过李懂不在意,他只是想记个数而已。
屠干净了只想去洗了血污,结果却天降冷雨……反而把李懂身上的血迹冲刷的一干二净,只留下能闻见的微微血腥气。
李懂就也是带好斗笠继续赶路了。
哪怕这早春的雨又冷又硬,还提前着来了这年第一次的电闪雷鸣。说来也真的是乱世多灾年,这才早春,就像是有人渡劫似的。

然后呢,渐渐的,依着李懂一路向南走着的步子,四散开来的是行走在世上做坏事的妖怪间传说的小话,小话是这么说的:
除了云麾高将军,还要堤防戴斗笠的男人。

高将军,李懂是知道的,他是大武臣,归顺在最大宗的起义军首领、可以说已经是必然会统领天下的夏王座下。
而高将军不像别的将军,他行踪不定,也不在冲锋陷阵的前线,没有多少人见过真容。不过也好认,因着高将军本人不是骑马的,他骑虎。传言这老虎是他在边关的时候降服的,还恰好是成精的虎王,所以妖精都害怕他。故而夏王让他带领一队神秘的人马去做着神秘的事。
而这些神秘的事让想着吃掉傀儡皇帝的狼妖恨的牙根直痒。
所以李懂心里还是蛮敬佩这人的。
但是李懂想着就自己的心性,这辈子都不会和行伍有交集了,他无心建功立业,他只想着……算了,他其实什么都没想。
怕了,想什么没什么。
不过恰好也因着这次什么都没想,李懂反而还真的和行伍有了交集,还是高将军亲自来的,且着,把李懂招到了蛟骑尉去了。
而在蛟骑尉的经历,也彻彻底底改变了李懂本来预想的惨淡后半生。
——只不过那就都是后话了,且等慢慢道来。

——————————第十四回完

对不起,因为我发烧,所以没二更了,明天蛟一的朋友们就出现了,对,有李懂的大侄子罗星。才不是老父亲,是师侄,第一回就出现过了!!!

评论(43)
热度(168)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