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十二)

狐狸精顾顺与云水僧李懂,印调戳这:毛茸茸的狐狸情 


可能是因为北国的热气终究不长久,李懂过生以后天气就渐渐凉了下来。

顾顺因着要狐狸的属性总想着要在冬天来了之前养胖李懂,也就少些在情事上折腾人了转而自己消停的打坐修行。

这下李懂反而清闲下来。

来了狐村两个月,李懂终于有闲出去转转。

说真的,出了顾顺家,那些狐狸就因着不熟李懂而反而端正些,虽然小姑娘家都偷着看他,但是见了面都因着是男儿郎不像阿桃那样叫他嬢嬢,而是叫……

“小先生。”

李懂觉得有趣,因着在他的记忆里,只有被亲爹送去出家之前那短暂的学堂生涯里,一个新中的小秀才才被叫做,“小先生”。

而恰好狐村里是有学堂的。

只不过没有先生,只有给狐村打扫祠堂的鹿女每天忙里抽时来教几个字,余下的,全凭看管那些小狐狸的老狐妖自觉了……所以李懂的常事就是狐村里晌午街上买卖时被拖去帮着算账。

一来二去,李懂想着倒不如自己去教学堂好了,虽然没去考过功名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水平,但是总是能教着能打会算的。

不过李懂也是想了好些天——因为鹿女。

李懂觉得鹿女从来都是寄人篱下的,想来是跟着背靠顾顺无法有无天的阿桃和小鱼儿相比有些敏感而古怪的,所以在心里想了无数次,预想了无数种台本儿似的可能,才开口和鹿女去说。

意料之外,鹿女反而很好说话,李懂一说她喜笑颜开……这下李懂才知道,鹿女本是不怎么识字的,全凭现学现卖。

 

“那你是怎么识字的?”李懂和顾顺去镇子里买书时问。

顾顺说,“年少的时候和阿桃她爹跑到南方的书院学的。”

“那后来怎么又不准别人去了呢?”

顾顺撇嘴,“我们当时去了十几个,我呢,学了就回来了,而阿桃他爹个色胚认识阿桃他娘也就不想别的了,余下因着考了功名,有的不守本分被法师收了去,有的因着太过清廉被所谓同僚害了——倒不如这辈子只是行走人间山水舒坦些。”

李懂笑了,“你这话的意思,天劫总比人祸好躲啊。”

牵着马的顾顺回头,“不过我不觉得。”

“为何?”

“因为我们家‘小先生’旺我啊。”顾顺笑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雷追着我跑,而我的心尖儿不跑,就在我这儿啊。”

李懂真的是服了这只傻狐狸了。

 

所以在八月的时候,李懂就真的成了“小先生”。可能是因着好奇,“狐狸嬢嬢”到底是什么人,有些已经半大的做工狐狸都要来学堂上半天的课。

也因着教这些狐狸们,一来二去,那些狐狸婶子就熟悉了李懂。于是,顾顺家里也热闹些,学堂散学以后,总有一些婶子拎着东西送给顾顺和李懂。

早些还好,聊熟了……就,有些让李懂不好意思了。

……婶子们的篮子里有大枣花生和栗子,这是什么意思,李懂就算是还没还俗,也知道啊。

当然,顾顺没李懂那么好脾气,他看见谁送了大枣花生栗子之类的玩意儿给李懂,他就知会小鱼儿去偷谁家的鸡。

“你们喜欢崽子我就要喜欢么?”顾顺有天干脆在自己家门口喊,“我一手带大两个,就不能让我安生一点,成了人转眼就晚年了。”

然而还是有婶子不怕,拉着顾顺又拉着李懂,“哎呀,小年轻不知道,你要是成了人,再生,那生出来的就不一定是什么了……”

“不劳婶子关心了,”顾顺强笑,“到时候也不生,我们家小先生是男儿郎,我铁了心不要孩子了,阿桃和小鱼儿会供养我的,这话早三百年我就说过了。来来来,阿桃送客。”

不过李懂还是好奇,“当真不要?”

“当真的。”顾顺严肃地说,接着品了品李懂的意思,奇怪的看了一眼李懂,“难不成你还想了?”

李懂想想要自己那样……还真是不敢想……李懂当初没想过还俗,怕不就是始终因着母亲难产而害怕成家。

于是这事没几天就作罢了。

 

头等大事又是成了担心哪天突然天降惊雷。

 

不过比惊雷先来的,是不请自来的陆琛。

那天的天格外晴,晃得夜行的狐狸们有些睁不开眼,因着陆琛这次难能穿了汉人的衣服,守门的狐狸差点没认出来。

陆琛给顾顺带了一堆东西,还有给小鱼儿的生辰礼物。眼看着快要到八月十五,李懂一开始还以为陆琛这是要来送礼串门。

结果陆琛是来辞行的。

“我要去从军了。”陆琛说,“天下太乱了,我必然要站一队。”

李懂这才恍然,他已经在狐村太久,失去人间消息太久了。

顾顺倒是警觉,“就连牧民也要从军去了?”

“……那倒没,只是因着我学的医术里有办法降服妖魔,就投义军去了。”陆琛笑了笑,“让现在那个昏君难受,或者他不知道难受的话只是早点玩完,我就开心,我十二岁到草原来没什么难过,草莽比庙堂好过,我只是难过我爷爷我父亲含冤就去了。”

“所以,那些麻杆腿子是投了昏君去了?”李懂问。

“比起投昏君去了,我觉得怕不是狼族想吃掉这个昏君……”顾顺暗笑,“我待在山里没动过地方少说三百年了,我只是每天看看星星听听鸟叫都比他明白。”

“……总之天要变了。”陆琛说,“我去了,你小心。”

李懂听到陆琛这个“变”咬的格外重。

不知道陆琛的重点是要改朝换代了还是要打雷了,那当时,李懂还琢磨不清。

只是陆琛送给顾顺的东西,李懂倒是看了一眼。

李懂只认识蛇蜕蝉蜕还有蟾衣。

“他是赌你变成人?”

顾顺看着那些东西面无表情,“不是……他是提醒我,我怕不是,成不了人,反而成了别的东西。”

然后还没等李懂问顾顺什么,顾顺就拉过李懂,咬了咬李懂的耳朵,“我再送你一个礼物。”

说着,李懂听懂了窗外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

那些鸟儿说,要下雨了。

 

李懂什么都没说,只是用臂膀环住了顾顺的肩膀。他不觉得这是礼物,但是他很开心顾顺没有瞒他事情。

 

李懂他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顾顺说的,看过了我那种样子,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于是李懂说,“无论怎样,我都跟你啊。”

顾顺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搂着李懂睡去。

李懂也没有说他白日发懒……因为不知道是不是耳朵变灵了,李懂能听到苍穹里云层奔涌的声音。

……果然,那天入夜,大雨倾盆。

同时的,电闪雷鸣。

别说小鱼儿缩在床底下,就连本身变不成狐狸的阿桃都抱头缩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

而这种关头顾顺却什么都不怕的样子给自己重新扎了发带,他叮嘱李懂一定要等到明天日上三竿再出去找他,才准备打开屋门迎接风雨。

“真的不要我陪你么?”李懂问……

“不用……”顾顺笑了说,“倒不是你会是我拖累,你永远都不是我的拖累,你是我的全部追求……但是,就连我都不一定跑得过天,心尖儿就不要一起吃苦了。”

说着顾顺拉开了屋门跑进了风雨,以肉体凡胎全然没有的速度冲出了他的这方院落,消失在滂沱的大雨里。

李懂他还是踏出去了一步,他抬头看着天。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天,云层翻涌如洪,怕不是经文里所描述的海潮翻调过来到了天上,把怒浪泼向人间。

这时候,有个亮如白日的闪劈进天地间。

这也让李懂终是看清了这可怖的天雷为什么让狐狸闻风丧胆……

那是一只真正的翻云覆雨手,巨大而不可逃脱,从天空中伸张向人间,似乎在追着抓某个天地难容的滔天罪犯。

许是滂沱雨滴太凉,李懂觉得,他已经失去了活人该有的温度。


————————————第十二回完


终于开始插刀了,放心,下雨以后总是晴天么。

没有意外的话,今晚还有一章,不要走开。

另,想购入实体的妹子加企鹅群344030417,群名叫狐狸妈妈,有个简单的问题。

么么哒。

评论(5)
热度(135)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