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十一)

夭寿了,狗粮,刀还是没插出来。


可是顾顺很平静,甚至去后山把青鸟放了以后,哼着小调给李懂煮长寿面。然而阿桃和小鱼儿都趴在门口小心翼翼地看着顾顺,大气都不敢喘。

等到顾顺给李懂把面端上桌以后,还端来一碟子煮蛋,她俩也还是躲得远远的。

顾顺看了她俩,“来蹭鸡蛋啊——我俩又不吃荤。”

李懂看了看顾顺,又看了看阿桃和小鱼儿,使颜色让她俩过来,给俩小姑娘一人滚了个鸡蛋——感觉好像顾顺是个后爹而两个小姑娘是要看人眼色的拖油瓶似的。

于是这顿饭过去就晌午了。

要问李懂有什么感觉,没有旁的,除了顾顺特别听话,一点都没闹李懂之外,一切照常,可能就这么过去了。


当然并没有。

半夜的时候顾顺把李懂亲醒了。

李懂推开了顾顺,“你让我今天好生睡觉好不好?”

“醒醒啊,”顾顺咬了咬李懂的脖子,“我有个生辰礼物送给心尖儿。”

李懂睁开眼,“别说是你的‘传家宝’。”

“没有!不是!正经生辰大礼!”说着,顾顺就扛起了李懂从窗子里窜了出去,往林子里冲。

夜风一吹,李懂精神了,“哎呀,你放我下来!”

顾顺轻笑,“心尖儿,珍惜一下,说不定以后我就没这气力让你脚不沾地了。”

“胡说!身大力不亏。”李懂反驳了顾顺。

顾顺没有说话,他静静地走到了山脚下的水边,是喝水汇在此处的一片小湖,月光下涟涟的……顾顺放下了李懂,坐了下来。

水流的声音在夜里是清晰的潺潺。

“心尖儿,你知道为什么孟冬娘被骗了么?”

李懂思索了一下顾顺的意思,惊觉世间人心约是叵测——起先李懂只约莫着那是个世间寻常负心汉——“你是想说,小鱼儿的爹想从孟冬娘那里讨好处?!”

顾顺笑了笑,探头过去亲了亲李懂的下颌,“是啊,做狐狸嬢嬢有可多好处了……可不止你有个好看的配偶这样。”

李懂哼了一声,趴在顾顺的腿上,“那还有什么好处啊?”

顾顺揉了揉李懂长长的头发,“……狐狸呢,会忽悠人,也能指使别的飞禽走兽,所以成精了,更就有神功了。”

——说着,顾顺摸起了一片碎石,向着水面扔去,打了个一圈一圈又一圈的水漂。然后,顾顺搂着李懂看着平静流淌的水面。

“嘘!”顾顺轻声。

有鱼跃出了水面,一条,两条……很多很多条,打破了平静的水面,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水花……闪耀的,是光,也是水。

李懂笑了笑,“鱼儿不睡么?”

“那我白日出来唤出遮天蔽日的鸟儿,你怕不是会慌啊。”顾顺说,捂住了李懂的眼睛,“来,你想想,你要什么让我看的?睁眼花开闭眼花寂就算了哦。”

李懂笑了笑,开始咬手指,“你让我想想……”

就这么寂静了下来。

顾顺想着,有什么是安静如此的时候,就看到蝴蝶……它们飞来时,在夜色里闪着身上鳞粉所影射的点点光辉,如星河,打着旋飞舞着,若不是颜色终不是暖的,怕不是就像是初见没多久时旋飞的红纱帐子。

“梦里的蝴蝶?”顾顺说,他笑着松开了蒙着李懂眼睛的手,搂住李懂在自己怀里,“心尖儿这是有万中情丝还是有千种哀愁啊。”

李懂皱眉想想,说,“担忧啊。”

顾顺没说话,和李懂一同躺在地上看着蝴蝶飞散尽,牵着手,什么都没说。

忽而,顾顺笑了起来。

“笑什么?”

“心尖儿想吃蜂蜜么?我看到蝴蝶就想到花了——蜜也甜甜的,心尖儿肯定喜欢~”

李懂想了想,“可得,你这就是想堵我的嘴,让我别说了。”

“那哪儿能,心尖儿本就话少,我还想让你别说话那还是人么?”

“你本来现下就不是人。”

顾顺似乎是生气了,他坐起来,“我会成为人的。”

李懂看了一眼顾顺,他叹气,“傻狐狸,人也不是好东西啊——不然怎么会有地藏入地狱。”

顾顺不以为然,“可是,你就是人,你就很好,我只认识几个人,只有小鱼儿她父亲是个不怎么样的人而已,我还是想变成人的。”

“就真的那么想么?你怎么就没想过把我变成妖怪呢?”

顾顺抿嘴,“额……人变成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对于小师父肯定行不通——要你手屠千妖,实在强人所难。”

哦,确是,李懂心想。

“而且长生,不是什么好事。”顾顺说,“我以前总想着,既然我长的高壮,那天塌下来自然是我要顶着——可是好几百年过去了,我只想变成人,就算是人也要顶着天,但是一生的年月不长不短,刚刚好,免了很多寂寞,现下还没冷,你不知道……冬天房里不冷,因为会铺上一层厚厚的毛毡,那毛毡就是漫漫长夜里我用自己掉的毛搓的,起先还有小时候身上的狐狸味儿,最近几百年就没有了——冬天来了你盖着肯定不冷,还能常换常新。”

李懂没让他继续说了,听着心里怪难受的,他摸摸顾顺的耳朵,“辛苦了。”

顾顺顿了顿,说,“还好吧……有心尖儿陪我就全都好了。”

“真傻。”李懂说,“傻的我都想和你一起出去挨雷劈。”

顾顺轻笑了一下,似乎是在笑李懂才傻,“不行,心尖儿,看过了我那种样子,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李懂自然是想反驳的,但是还没等说出来,就被顾顺呵出来的香气催了眠,眼皮打架,直接睡了去。


这一觉可长。

再醒来的时候,李懂揉着眼睛推开窗子看天,那日头都当当的晌午了。顾顺不在,院子里只有阿桃一脸不情愿地在给小鱼儿梳毛……小鱼儿长的小,但是掉下来的灰毛落了一层。

李懂看着阿桃的样子笑了笑。

说真的,阿桃和小鱼儿总是打架,但是李懂看来还蛮有趣的,因着当初小时候,师侄都比自己大,晚课打瞌睡都没人照应。想来是,人心贪厌,总是羡慕别人家。

“阿桃。”李懂叫了一声。

“诶,嬢嬢要怎的?”阿桃应了一声,把梳子上的毛摘了,别会自己的发髻上。

“没,我就问问你,那傻狐狸哪去了?”李懂问。

小鱼儿嘴一撇,“不知道,一早拎着个碗就出去了。”

李懂想来想去总不能是化缘。

阿桃起身抖了抖裙子上毛,“嬢嬢不用担心他,那些留下来的狼啊,打不过他的。且着,他要是负了你,你就可以一声令下让村里的狐狸都上去撕了他。”

小鱼儿嫌阿桃不会说话,翻了个白眼就走了。

李懂倒是笑了,“我还有那个能耐?”

“当然,你是嬢嬢啊,和大顺顺平起平坐的。”阿桃说着走过在趴在窗台上看着李懂,“除开一些事儿,我都听你的。”

“那还有哪些事是不听的?”

阿桃皱眉,知道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皱着眉头思索起来。而还没等阿桃想出怎么回应,顾顺就回来了。顾顺拎着阿桃的领子就把阿桃拽开了,自己趴在窗台上,放了一只盛着蜂巢与蜜的碗。

只不过李懂还没觉得这蜜闻着就香甜,就噗嗤地笑了出来。

——顾顺的一边眼皮被蜜蜂蛰了,肿了起来。

“笑什么啊。”顾顺摸了摸自己的眼皮。

李懂敛了笑容,“你不是可以指使别的生灵么?讨蜂蜜去了怎么还被蛰了。”

顾顺抬头,“我光明正大地去‘偷’蜂蜜的。”

李懂笑不出了——顾顺这是非要证明自己是个人了——“那,你这样怎么让我好意思吃呢?”

顾顺趴在窗外上,“怎么不好意思了,你看你瘦的,我想要你白胖些,放现在反而瘦了,给你吃你就吃么。”

说着,顾顺那双眼睛,巴巴地看着李懂。

李懂还能怎么样呢?他也只能捡起来一块蜂巢吃了,特别甜。然后强制忍着自己的贪嘴,没把甜蜜咽下去,而是亲上了顾顺。

唔,顾顺没有变回原形,却也,刷的一下就红了。


“哎呀!烦死了,你们俩都不知道羞啊!”阿桃尖叫着捂着自眼睛——然而那也是她看够了才捂上眼睛。

顾顺回头瞪了一眼阿桃:“我年轻的时候可没少被你爹妈亮瞎了眼,父债子偿好了。”

李懂这下老实吃了蜂蜜,“原来你很老哦。”

“没呢,年富力强。”顾顺说着爬上了窗台,顺势就把李懂推在了榻上。

想来也是防备阿桃,顾顺一顺手就把窗子关上了。


——————————第十一回完


本来说今天双更,但是因为痛经,我也只能写这么多了。QAQ


评论(24)
热度(165)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