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贺新郎

一篇大顺顺视角的番外,瞎写的

(一)
顾顺回到狐狸洞口发觉小鱼儿的气味消失实在心下一凉——若是那些纠缠了他三天的麻杆腿子只是幌子,而实际有狼妖把小鱼儿捉走可如何是好?
但是顾顺没慌,进洞发现一片安稳,没有打斗的痕迹。
啊,是春天。顾顺想着,找自己的八字帖。得,不见了,许是小鱼儿趁自己不注意,又出去找“有缘人”了。
顾顺叹气。
怎么说呢,摸着良心讲,顾顺心里描画这这个命里之人好几百年,好几百年的长夜他都在想着若是遇见那人要怎么好生对待……但是许是年纪大了,顾顺反而觉得不应该去碰了,他九百多岁,说不定哪天就来了千岁天劫。
比起从未得到,更可怕的是突然失去。
顾顺擦掉脸上的狼血,起身去找循着味道小小鱼儿……也没太急,毕竟小鱼儿也有三百多岁了,顾顺像小鱼儿这般大小已经能去斗狼了。
半路上日暮西沉,顾顺还救了两只约是虎口逃生身上受伤的鹿——一看就是不能成精的,傻,认出顾顺的原形是狐狸,竟然还害怕。成精的话,谁还会想着生吞活剥?别人顾顺不大了解,不过顾顺倒是吃素的,可能是长久不见荤腥,可是即使是生灵动脉就在顾顺嘴边,要若非是狼,那都没想张嘴撕咬。
有时候顾顺都觉得,自己是个人了。
可是顾顺知道,他不是……
若是狐狸精到镇上赶集都放着耳朵尾巴,怕不是会人人喊打。众生没有高低贵贱,就像佛有众生相,可是金身塑造也可是苦行云水。但是人心嘛,总是遑遑,论说上下几千年,何时与妖无二心?就算夏娘娘是大琅皇帝的正宫,狐狸精也是被人顾忌,哪怕他们明明知道妖与人一样自然是有好也有坏。
九百多年的经验,说不上心凉,只是一种迷茫……顾顺想,若非自己能变成人,怕是这辈子和人没缘分了。
然后就在顾顺放了两只小鹿,想着或许陆琛一家这种和妖精有着几百年利益交情的可以暂且排除终是外人的行列时,小鱼儿出现在了顾顺眼前。

(二)
没有变成人型,反而瘸了一只腿。
“你怕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顾顺说着,屈身伸出手臂——小鱼儿顺势就爬上了顾顺的肩膀。
顾顺发觉,八字帖不见了……然后倏地,小鱼儿变成几岁的样子,骑在顾顺的脖颈上。然后顾顺就闻到了小鱼儿身上夹着一种味道,即使粉尘仆仆也还是有着隐约的香烛味以及古早的药香。
小鱼儿笑呵呵的,“他把我救出来的时候,没有惊讶我是妖精,反而担心我是用八字帖邀他冥婚!好可爱哦!”
“啊?还有这种人?”顾顺惊讶。
小鱼儿说着把一件衣服铺在顾顺的脸上,“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把八字帖偷换了一下。”
顾顺把那件小衣拿下来,仔细闻了闻……
——“是小和尚!小鱼儿!我们怎么能动佛祖的人!”
小鱼儿揪了顾顺的头发,“他乱世下山,说是要去永宁寺做执事辅佐,但是许是要还俗的,头发的青茬都长出来了——且着,他往狼地去了,你,救还是不救?他可是救了我?”

(三)
所以一开始顾顺真的是不情不愿去见李懂。

(四)
然而情啊爱啊,只要一眼。
狐狸可以在夜色里看清万事万物,所以暮色又算的了什么?世界一片青色,而那个小和尚,是血色。时隔几百年,顾顺终于觉得自己是个猎手,他能在小和尚眨眼的震颤中听到血脉的流淌,本能驱使顾顺兽性暴露龇出獠牙……禅衣又怎样?撕碎了也是一具肉身,照样是凡人生的。
所以顾顺蹲在房梁上看到李懂只有一眼话还没说完就选择像幻象一样消失,窜了几十里才停下。
小鱼儿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跑了?——诶?你怎么了。”
顾顺捂住自己的嘴,在拂晓里收回自己的牙齿,“兽性,兽性。”
“天快亮了,不应该这个时候还兽性大发啊。”
顾顺叹气,“你不懂……”
“你想吃了他?”
“不是你想的那种吃,”顾顺他觉得头大,只是一眼而已,“就是……我不是想把他真正的撕碎,我是……”
小鱼儿干巴巴地说:“发情了。”
“小姑娘家家,委婉点。”
“哦,精虫上脑。”小鱼儿面无表情。
顾顺气笑了,“等着,我这去打几只麻杆腿泄泄火,就去把他扛回狐狸洞给你做嬢嬢。”

(四)
“你昨儿不还说不能动佛祖的人么?”
“什么佛祖的人?那是我的小人儿~我就是他的狐狸相公。”

————————————完

明天更新狐狸情第十章,会有一把小刀,然后我们的故事就要离开北国了,嘿嘿嘿,就是一把小刀,不用担心。

评论(18)
热度(197)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