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第九回/上/求婚)

狐狸精顾顺×云水僧李懂,这一更是求婚成功

李懂又开始自我愧疚——因为顾顺虽然把两人的衣服都扒干净都挂在树上了,但是确实是单单的在教李懂识水性。顾顺是认真的,然而李懂被顾顺一碰,就在想一些无法言语形容的事。
估摸着是在脸红,不过脸已经被温泉的热水蒸红了,顾顺看不大出来。但是顾顺九百岁了,李懂那点心思他还猜不出来?过了一会儿顾顺就看着李懂笑了出来,他不在水深的地方半抱着李懂游了,他和李懂一起靠在岸边就是单纯的泡温泉。
李懂把半张脸都埋在温泉里,然后就在自己心里嘀嘀咕咕的时候,听见顾顺说:“小师父思凡了?”
——感谢老天爷,这狐狸没说思春。
但是李懂怨犹地看着顾顺,然后抬头把嘴里的水都吐在了顾顺的脸上。
顾顺不怒反笑,他抹了一把脸,“心尖儿任性起来活泼的样子真可爱,想……”——说着顾顺在水下抚摸李懂的胸口,然后就捏住了红尖。
李懂当然是抓了顾顺的手。
“我说真的是很想疼爱心尖儿——狐狸四季皆可情爱,可是夏天吸人精气,我可舍不得心尖儿受半点不舒服。”
李懂闻言,问,“那要是我和你成亲了,洞房花烛夜你也……?”
顾顺一下来了精神,黄眼睛冒着金光,感觉都能照到李懂身上了,“心尖儿这是真的要和我成亲嘛?”
李懂反而画风一转,“还是罢了,我就是凡人,再过十年二十年我就老了。”
顾顺没有失落,“不会呀!我陪心尖儿一起做人就好了啊!妖怪是可以变成人的!不然夏娘娘怎么会和大琅皇帝共赴黄泉一处陵寝?——就是过程有点痛苦,我不要脸地想想,恐怕心尖儿会心疼我。”
李懂一滞,因为一开始他真的以为变成人是个笑话,可是现在看来,这竟是真的。
“怎么溜号了?”顾顺亲了亲李懂。
李懂伸手摸了摸顾顺的耳朵,没说话。
“怎么?舍不得毛毛嘛?那我用掉的毛搓一个娃娃给你……”
李懂摇摇头,他说,“顾顺,你是狐狸的长老,可以说是人的皇帝,你怎么能想做人就退了尾巴呢?”
顾顺不以为然,他笑了笑,伸手捏住李懂的下巴,拇指摩挲着那双唇,黄色的眼睛里只有一个人,他说:“世人认为狐狸成精都是浪荡坯,但是差矣……狐狸成精以后只是想做便做,不像人那样受着所谓规矩限制,毕竟这下生之后只有一次机会,想做不去,若有半分迟疑怕就是永生错过……
“我记得,你之前提到过褒姒,嘿,不会的,若说褒姒,或许我才是,是我祸害了你修行的道,害你失了守着的戒律清规。所以,我谢了这千年的寿命,辞了这个称孤的王位,又如何?这不够我想补给你的千万分之一啊。
“再者说着王位——”顾顺特意拉长了声音,“——也还是和人的不大一样,既不是宗法制也不是选贤制,那是禅让制或者夺位,毕竟狐狸都是聪明的都是有着爪子和獠牙的,若不是当年孟冬娘在跑去爱上了人之前指了我,我也确实在她死后驱逐了狼族,我也就是一个不知深厚的狐狸精而已啊,我跑去做人,小鱼儿能去顶上,那些和你笑和你飞眼的狐狸娘子也能顶上去。
“所以,一看,谁都能做的孤家寡人和独一无二的李懂他相公,哪个高哪个低,想都不用想便……”
是了,顾顺没说完。
因着李懂主动吻了他,虽然短而生疏,却让顾顺一下子就懵了。
而李懂呢,他嗔笑:“就知道贫嘴,怕是好听话都让你收拾了去藏在嘴里了。”
“嘿,那过日子不还是像阴阳八卦那样互补?心尖儿话少些我不觉得无趣,但是总要有些声音让心尖儿解闷儿不是——哎,心尖儿,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是答不答应与我成亲啊?”
李懂看着顾顺说,“我一开始也就没说过不行啊。”
顾顺小声说了句“混蛋”就抱住了李懂,在睡里转圈儿,还带着李懂在水里亲吻,于窒息的边缘互相度着气……好像从口唇处就融为一体。只不过到底是胸口饱满的顾顺更合适,他气长,在水底支撑着李懂很久,等到浮出水面时,一口热气扑在李懂口唇处,李懂就觉得下腹一热,身上那穴也濡湿了起来。
一瞬间有些难为情。
顾顺倒是不奇怪,“何必难为情,我在心尖儿身体里成过结,我与你情动,你与我情动,就会这样。”
“那这和已经成亲了有什么区别?怕不是这辈子都拴在了一起?”
“当然不一样,就算心尖儿是男人可能不稀罕聘礼和八抬大轿,但是拜堂总是要有的啊。”顾顺说着,朝着李懂耳边吹气。
李懂觉得自己的情欲更高了——“你别这样……我,不想在这里。”
顾顺明白李懂的意思,虽然李懂的初次没遭多少罪,甚至颇有些食髓知味的感觉,得了趣处日发娇憨,但是心里总是过意不去席天幕地还就着水岸的湿沓与泥土。
“是啊,快入夜了,”顾顺说着一丝不挂地站了起来,还抱着不着寸缕的李懂,“我们该回家了。”
然后,顾顺真的就是伺候着李懂穿上衣裳,就连鞋都是他给李懂穿上的,搞的李懂都不太过意的去。不过这才哪到哪儿,而后回家的时候顾顺化作庞大的原形时叫李懂骑在他脖子上才是真的绝了。
李懂是不好意思,但是都这般了,又哪好意思回绝,只能骑了上去。
许是顾顺的背毛太舒服,李懂还没到家就睡着了。
只不过李懂在彻底睡去之前,听到了顾顺说:“心尖儿,择日不如撞日,我们明儿就去夏娘娘那里成亲吧?”
明日?明日是初几?李懂想不起来……但是李懂真的好困啊,他不想再听顾顺说话了。
所以,李懂就,“嗯”了一声。

————————————第九回·未完

为什么是上呢?因为中下有车,这一章会特别长,而我太困太累了,写不完了。妈诶,车这么多咋出本哦……晚安。

评论(15)
热度(218)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