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湄公河×红海】望君安(第四更)

主方高顺懂,带着高家兄弟……我原来写的是《狐狸情》的来生之事,我今天才发现原来是一套业务。

15
高贝在朋友圈看着顾清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一个月,终于考完试解放了……能找顾清一起玩了。
“但是我就不懂,她怎么那么有钱?”高贝想。
当时高刚正在做饭,看了一眼高贝,“姑娘。”
“嗯?”
“你知不知道有种东西叫抚恤金和丧葬费?”
高贝当然知道,只不过抚恤金这种东西,国家有标准,然而同命不同价——根据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涨幅以及不同部门不同事件,这个数目有着波动。少呢,七八十万,多的,比七八十万多个零,因为一次性返的多不说后续一直有救助金。至于丧葬费……想来是顾清的爷爷奶奶,他们俩都来自部队,品级都不低,生老病死的待遇都不差……而老两口在上交了女儿不说又上交儿子的这两年里先后去世。
想起来,顾清监护人缺位,拿了不止一份的抚恤金和丧葬慰问款,大小也是个年少的富婆。
“但是如果我是顾清,我选择攒起来。一来我可不忍心,二来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高刚没说话。
而方新武看了一眼高刚,说,“贝贝,你想过自己一个人住空房子的感觉吗?”
高贝就愣了一下。
高刚替她答,“没有,甭管以前单位分给我的小房子还是现在朝阳和东城的大房子,她都没有一个人的经历。”
方新武咂咂嘴,“那就很难理解那种空虚了——就好像填不满,还让欢愉变得特别短暂,所以总是迷茫着,要找点事做……可能顾清不缺的就是钱,所以就花钱更多呢?”
高贝闻言琢磨了一下,想起了方新武总是一言带过的身世……于是她看着方新武,“那,小方叔叔,你是怎么填满自己?”
“说来复杂,以后再说。”方新武笑了笑,看着厨房里的高刚,笑的像是狗子。
啧,狗粮,高贝想,然后就自己玩了。
所以,当时的高贝并没有想到,方新武之所以做警察,是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前,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就和在雷州出差的青年高刚会过面了。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16
暑假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高贝还是有机会去了顾清的“家”。
自从放假,终于有了小伙伴的高贝就一直在外面野。而顾清也确实有大姐姐的样子,会玩儿,但是没有撒野,她带高贝去图书馆,去书店,甚至在博物馆里转悠——连着去故宫一周是什么感觉?卧槽高贝第一次知道故宫也有没人的地方。
那是一日,顾清和高贝从圆明园钻山头回来,俩人还没决定吃什么,就大雨倾盆。恰好顾清回家的公交车来了,高贝就一起跟上去了。说真的,没怎么湿,但是这俩妹子万万没想到,这场突如其来的阵雨追着下,等到下车的时候还是哗哗的好像天漏了。
能怎么样?顶雨跑到顾清的家呗。
不过就算是被黄豆那么大的雨滴砸,高贝也还保持着很好的观察能力——这是郁平家的小区。
本来高贝不熟郁平,但是有一阵郁平总叫方新武去他们家吃饭,领导请下属家属吃饭总是不好拒绝的。再说郁平家,他太太也是个厉害人物,不奋斗一线之后就在公安大教书,方新武以降的公安大毕业生挺大一片都是她的学生,可以说是严师高徒,但学生总是怕被老师骂,没得办法,方新武只能带着贝贝去讨老太太欢心。
——所以,说穿了,这小区里面住的人都有些特殊。
当然,高贝不意外顾清住在这里,顾准没见过顾顺,所以顾清就是顾准唯一的软肋了,顾清不能过的不好——起码是物质上的。
高贝只是在进门的时候,惊觉顾清的胆量真大,自己敢住这么大的房子。
顾清家三卧两厅南北通透双阳台,因为装修和摆设没跟上所以偌大的居住面积都有些空……尤其是玄关都不小,而那一方空间却只是放了几双大小一样的女生鞋,墙上挂了两张老人遗像。然后一眼望去厅里只有寡淡老旧的几件家具,看起来真的空巢+留守的典例,如果不是待遇好,简直可以年末上媒体卖一波惨。
然而高贝的思路被顾清扔过来的干衣服还有毛巾打断。顾清的衣服都是偏大的,而高贝长的不小却没顾清高大,很轻易就穿上了。
高贝衣服套头以后就看到顾清脱了衣服在擦头发——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条小金鱼。
“很可爱。”高贝说。
“金鱼么?前几天自己买的。”顾清问,见高贝点头,她说,“我妈给我取名是顾鱼,顾顺不喜欢,就给我上户口的时候叫顾清。”
……这就有趣了。
高贝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是有着一台人情冷暖型超级计算机,如果她猜的不错,顾顺是想说水至清而无鱼,这是在割裂或者说划清与生母的最后一丝联系。但是顾顺又和顾清说了,这就很复杂了。
但是高贝不能问,所以她说,“顾顺还能改你名儿啊。”
顾清冷笑一声,不知道是调侃还是嘲讽,“他说他是家里顶梁柱嘛。”
高贝不知道怎么说。
正好方新武问了高贝:“实时天气说下雨了,在哪儿呢?”
“在顾清家里,雨太大了,回不去家了。”
“……成吧,那我和妈妈说你就在顾清家吧。”
然后又跟了一句,“有吃的么?没有给你订外卖!没人拦着你吃垃圾食品了!”
“别了吧。”高贝看了一眼窗外,“外卖小哥这天太辛苦了。”
顾清笑了笑,“方新武要来接你么?”
“没有, 他有事回去金三角,明天才回来,他问我有没有饭吃啊。”
“回去金三角?”
高贝脑子里运作了一下,“他在金三角某个山头种东方美人。”
“哇,那他和你爸怎么认识的。”
“工作啊——从互相看不上眼到死也要死在你手里——方新武虽然住在朝阳但是他可不是群众。”
“啧,办公室恋情,和顾顺李懂一样一样的。”
闲话到此为止,或者说点到为止……
因为顾清打开了冰箱看有什么吃的,结果扒拉了一下,就找出速冻水饺和汤圆……顾清一脸无辜地看着高贝:“你想吃哪个——放心没过期……”
高贝思索一下,“就……汤圆呗。”
“成!炸的还是煮的?”
“煮的吧。”
“那你等会儿!”顾清就进了厨房,“随便坐。”
当然,可以选坐的地方,也不是很多,比如说,只有一排沙发……高贝随便坐了一下,还发现自己后背顶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一件织了一半的毛衣,款式真的很老,要不是一看就是新的毛线,高贝还以为是顾清的奶……不是,姥姥,织的。

17
“其实我还蛮羡慕警察家属的。”
“啊?”
“你看,你爸爸虽然忙,但是总有下班回家的时候,而顾顺李懂只有放探亲假的时候回来看一眼。而且,他的同事你也都认识,多少明白他在干什么。”
“你和顾顺的战友都认识啊。”
“……那是因为,家里老爷子去世,他回不来,战友回来帮我和老太太主持丧事嘛。”

18
是清晨。
顾清还睡的沉,而高贝却因为渴了而醒过来。
雨已经停了。
高贝打开厨房的窗户,能闻见雨后微微腥甜的水汽。不过,穿进来的微风吹来了一间卧室虚掩的门。
高贝本来想过去直接把门关上。
但是高贝看到床头柜上的合影……是顾清的全家福,有穿正装的老爷子和老太太,也有穿军装的顾顺李懂,还有,尚着小学校服的顾清。
只是后排的顾顺是唯一站着的,不过他是略微前倾身体,张开了展长优越的双臂,把家里坐在长椅上的余下四口容在自己怀里。看面容,顾顺就是之前高贝见过两次的男人。
高贝不再看这张照片,她环视着房间,她知道这应该是顾顺和李懂的那间房。
因为这个房间的双人床虽然款式简单,看起来买了有了三两年但是没怎么用过还很新,床垫是硬棕的,被卧叠成豆腐块。
哦,床头还有两本书。
一本是《二手时间》,看来书主人许久不曾临幸,封皮都被照进来的阳光晒退了色。一本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已经翻的有些卷边,高贝翻了一下,看到了《二手时间》的腰封被夹在里面当书签。
腰封没褪色,如新。
什么都没变吧,就是房间主人都不常回来,时间又走了太久。
然后高贝和顾清睡的卧室那里突然有声音,高贝还以为顾清起来了,手一抖,两本书就落地了——声音很闷,但是没多大。
《二手时间》里露出一张薄薄便签的边角。
高贝看到以后,控制不住好奇心,就把便签拉出来了一些……上面写了字,“我会回来的”。
新的很,和这本又厚又晦涩的书一样,好似没人翻动过。
所以高贝把书捡起来,把便签放回去……然后随手一翻,里面还有很多便签,很多很多,都是粘着的,只不过很多因为时间太久粘性失去有些松动。从第十二页“正在恋爱,窗外却开来了坦克”开始,每隔十几页,都会有一张便签,字迹越来越潦草,似乎是一段时间里紧凑写出来的……有的是深情告白,有的是亲切问候,就比如说,“今晚也很想你”还有“今天天气怎么样”。
就是不知道,笔者心里的那个人有没有看过,还是发现了,完全不敢看——爱,是伸出去,又收回来的手。
高贝把两本书原样放回,就退了出去,轻轻给这间房带上了门。

19

对于有情人,世间最伤心事……

20
又是高贝和顾清玩到下午的一天。
大概也是最后一天,因为顾清马上就开学了,这天下午就是高贝陪顾清去领高中入学军训的衣服。
回家的时候,高贝想起这天上午方新武在朋友圈发了他买的一条鱼,就说也没说就奔着朝阳区去了——反正是自己爸爸家。
然而高贝一上楼就看到方新武坐在门口的楼梯上打消消乐。方新武一心二用的功夫可以说是炉火纯青,察觉到家里小甜豆回来,还不忘小声嘘了一下,指了指虚掩的门,示意高贝别出声。
高刚在打电话,有点急,不过听来听去,还有点关于工作。
“这么直接打工作电话……”
“和高舰长打电话啦,平时也这么打,不全算工作电话。”
“啊?”
方新武看了看高贝,“他俩早就因为工作又开始接触了,好几年了,就是一直公事公办,上一次才见面——希望下一次,公事公办高舰长和如父如兄高副局不要打起来。”
“咋了?”
方新武看了眼高贝,一脸“你自己听”。
“……是!我他妈知道!我当然知道这是天职!可是我们部门当初说跟你们借人,借一个内地生脸!然后你把他借给我们部门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真的可能有去无回……”
高贝不想听了,她转过头看方新武打消消乐。
然后许久,高贝说:“我看到顾顺了。”
方新武没停,“没有,你看错了,那不是。”
“我看到了呀。”
“不,你没有。”方新武反驳,不容置疑那种。
高贝明白方新武的意思了,她想了想,问,“那他还能回来吗?”
方新武迟疑了一下,“这我就不知道了,且不说这全凭天意,就说我现在这身份,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
高贝沉默,然后看着方新武,什么都不说。
方新武突然就笑了,“我一世英名总是败于小姑娘……哈哈,贝贝。”
“嗯?”
“我前任的故事你要听吗?”
高贝想了一下方新武的语气,估摸着方新武是想说他前一任情报员的故事,就嗯了一声。
方新武看了眼虚掩的门,说,“我前任,原本是土陆的,不是战斗岗位,是技术岗位,但是能奶又能打……可是他老爸,是土陆一个三号首长,一直把他当做看着好看的佩刀,他呢,为了逃离他爸,就直接和他的一号首长说要到别的部门的凶险岗位去。”
“然后呢?”
“他干的比我长——喏,三年的劳动合同签了三次就是永久工了。”方新武看着屏幕上的“Unbelievable”叹气,“然后第十年的时候……他突然就,我也就,嗯。”
方新武没说,但是高贝也明白,这个没明说是什么意思了。
“那你呢,小方叔叔,你是因为什么回来的?”
“我?我其实不怕死,只不过支撑着我回来的是,我知道有人对我怀抱期待。”
“那,我觉得他也能回来。”
“希望吧。”方新武说着,揉了揉高贝的头。
“我真的很难过。”
“我知道。”
“我听说过有人过的不开心,父母不爱他们,或者他们要自己一个人野蛮长大,但是我觉得那都很遥远……直到我认识顾清……她看起来很坚强,但是我觉得她真心有难过。”
方新武看着高贝笑了,“贝贝,那只能说,是你认识的人太少。”
——贝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很小,但是金三角毒寨里满身毒疮的孩子,遥远沙漠里武装恐怖分子的孩子,比你还小……但是,我希望,你们这辈子都不要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不过高贝不知道方新武想说却没说的这些话。
起码这天没有。
因为当时高刚已经挂断了和高云的电话,在厨房里炸起了鱼。高贝自然是和收了手机的方新武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夕阳西照,正好一片血红洒进了屋子。

21
式微,式微,胡不归。

————————————TBC

应该是望君安下一更,顾顺就回来了。
活着回来的。

评论(15)
热度(64)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