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鳞羽之恋(人鱼×鸟人)

今天这篇文下面讨论《狐狸情》怎么出“同学录”。

鳞羽之恋*

我无法描述你的形状,
但我感觉到你围绕着我,
因为你的存在我满眼都是你的爱意,
它让我的心变得柔软,
你无处不在。
——《水形物语》

李懂是十五岁生日的夜恰逢暗月,太阳落山,夜色渐染,他发现他自己的双手变成了翅膀。他以为是做梦,在床头磕了自己一下,却发现特别疼。
所以眼下的一切都是真实。
李懂照了照反光的窗子,发现自己的脸上也生出了羽毛的纹路。然后他看着深蓝色的天空,不由震了震翅膀,想要推开窗户去跃上天空舒展新生的骨骼。
这种对自由的渴望自然生出未知的惶恐,李懂身躯颤抖,背后渗出冷冷的汗水。
刷!李懂把窗帘拉的死死的,然后瑟缩在墙角……要不是他独居,他可能会夺门而去躲进山里,父母都不见。

瑟缩一夜,李懂在天亮时褪去了羽毛。
李懂自我蒙骗着,以为着这只是梦。

然而下一个暗月来临,李懂他还是在午夜变成了生着翅膀的鸟人。

没有办法,李懂害怕,他搬的远远的,到山坡上和太奶奶去住。
谁也说不清经历过种种的太奶奶到底有大,但是这块大地上发生的一轮又一轮苦难,让她已经一肚子故事也很难开口,哪怕她身后跟着成打的传说。她不说也不问。
李懂大可以在暗月时在房间里抖落自己的翅膀,发出很大的声音。
然后在天亮双双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春来秋去,夏至冬归。
一年又一年。

在李懂大学一年级的寒假,太奶奶复杂的一生似乎是走到了尽头。可是大约长寿也没什么好的,比儿女长寿的太奶奶病床前,只有李懂一个人。
然后突然地,明明都已经是醒不过来的太奶奶,就在暗月的白日里醒了过来,还精神很好地喝了两碗鸡汤——那味道让生出翅膀以后再也没有食用过禽类的李懂实在想吐。
想来太奶奶是要回光返照,只是不知道要这最后一口气要怎么咽下去。
李懂当然没有肖想一辈子苦于拉扯自己孩子的老寡妇能突然醒过来给他一份惊天遗产,他只想着赶紧找个地方挨过自己这夜。
太奶奶在黄昏时笑了笑,“李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啊。”
李懂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的夕阳。
“你知道吗?李懂,想要成为真正的人,那就是同类相残。”太奶奶说。
李懂激灵一下,看着太奶奶——然而老太太只是看着李懂,向着李懂推了推碗。
李懂看着她,内心戏滚过一圈儿,只是忍着恶心喝了两口汤。
太奶奶笑了笑,从自己床头的袋子摸出自己常用的梳子,慢慢地梳着自己全白却还丰茂的头发,最后颤颤巍巍地盘成了一个插着梳子的发髻。
“李懂。”
“嗯?”
“我有个故事,你要听吗?”
李懂看着太奶奶,问出了一个问题,“和羽毛有关吗?”
“也和鱼鳞有关。”太奶奶说,笑了笑,“我跟你讲,不要看人老了一脸皱褶,兴许年轻的时候,惊艳的……
“就有这样一个老太婆,她年轻的时候虽然恰逢乱世,一个孤儿饥一顿饱一顿,别人都面黄肌瘦的,她还是光彩照人。
“只不过她有秘密,她会在夜晚变回她祖上的精卫原型,想要飞,想要叫……所以,她不敢为了活命而早早嫁人。哪怕,她变成鸟的时候,每一片羽毛都闪闪发亮,美得不可方物。
“然后,有那么一天,一个男人撞破了她变成鸟的事实——然而男人并没有害怕,他大度的为她介绍工作,甚至在最乱的时候用小黄鱼儿换了两张船票要带她去海那边……”
李懂丝毫不留面子,“假的吧?”
“当然是假的啦——他们的船,遇上了鬼雾,那个岛,天晴的时候明明就在哪儿,眼睛都能看见,可是就是走了一个礼拜都没到……不仅粮没了,船上的人也越来越少。
“我们知道这是船上有人鱼,只有人鱼才吃人,鸟人就不了,鸟人基本和人没什么分别。
“但是人吃不了人……她和男人都只能饿着。
“不过有一天,她没看到男人,她在船上寻了去,结果发现男人被船上的人鱼抓了起来,男人说,他可以把他的钱都给人鱼,只求人鱼放了他,跟着她的女人是鸟人,反正不是人,本来就是想把鸟人卖到美国去,不如宰了吃了……人鱼翻盘不同意,人鱼还是杀了男人。
“女人也伤心欲绝,她想要跳下船去,结果却被人鱼救了,人鱼背着他游回了大陆的岸上,和她一起生活,人鱼出海打鱼也吃鱼,在大陆上就变成人了,余下的钱人鱼给鸟人买鸡吃,鸟人也就变不回鸟了。同类相残,终究是成人了。
“人鱼和鸟人生了一双儿女,然而都不是人鱼或者鸟人,他们以为日子就会这么过去的,直到……直到一个渔民落水,人鱼跳进水里把渔民救了起来,渔民看到了回归大海的他身上冒出浅浅的鱼鳞。
“这个世界没有秘密。
“后来大家都说人鱼是妖精——这没什么不对,他以前确实是吃人——于是某个夜晚渔村里的人打死了他,可是他至死都没有变成鱼,哪怕人类把他们扔回大海里。
“鸟人不敢给他收尸,连夜带着孩子们跑到了没有海的地方……她在没有海的地方呆到了死,也再也没有见过人鱼,不知道她能变成鸟人的重孙孙能不能了。”

李懂看着太奶奶,“你想回大海吗?”

“死了就是死了,我回去也见不到他了。”太奶奶笑了笑,然后就拔下了一根白头发,递给李懂,“倒是你,这辈子能不能找到和你一起同类相残的人呢?”
李懂没有说话,他不知道。
李懂只知道,太阳刚好落山了,而这次的暗月,他的身上没有了羽毛。
只有掌心里太奶奶的白头发变成了闪亮的羽毛。

后来,李懂带着太奶奶的骨灰去了靠海的城市旅行,最终把太奶奶的骨灰洒在了大海里。他那天看着蔚蓝天空变得霞光如血,大海与天空一同从冰冷到温暖,决定也要到海上去。

于是再后来,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李懂就去参军了。
是海军了,李懂甚至上了护航舰队,跨越大洋,到了遥远的亚丁湾。
只不过从湛江南海到红海亚丁,李懂没有见过一条人鱼。

说来李懂其实也没抱着希望遇到自己的人鱼——甚至他都没有希望去遇见自己的同类——但是每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他都会留意一下有谁在吃鱼。
尤其是,李懂自己强制自己吃下禽类旳时候。
从大学到部队,从学生到观察员,这成了一种习惯。
不过似乎每一个遇到的吃鱼的人,都不像是人鱼。
就比如说狙击手罗星,他喜欢吃鱼,但是他绝对不可能是人鱼了。
李懂没有什么证据,只有一种直觉。

其实鸟和鱼是相恋的,但是也会是相互讨厌的。

以罗星的性格,要是动物,也应该是老母鸡。

只不过世事无常,李懂和罗星告别的太早。

失去了老母鸡的小鸟儿,迎来了新的搭档执行任务,还是秘密任务——新的搭档是顾顺,挺讨厌的,不过李懂却在一天里和他走了个过命的交情。
然后也就没那么讨厌了。
甚至顾顺看起来是好看的——要知道,让一个男性承认另一个男性好看是不容易的,让向美的雄性禽类承认就更难了。
当然,如果不是在一起住病房的时候,顾顺总是盯着李懂看就更好了。
尤其是吃饭的时候。
若是外加条件允许,尤其是李懂在吃鸡肉的时候——条件好的陆上生活和补给之后,顾顺总会在李懂皱着眉头吐鸡骨头的时候往自己的嘴里送带鱼段然后吐出完整的鱼刺。
终于,是一次暗月,恰逢蛟龙出任务搭乘着民船,顾顺看着李懂抢到了陆琛的鸡蛋,在李懂耳边笑着说:“恶心还吃,不累吗?”
说着,顾顺顺走李懂的鸡蛋。
这是一个没有吃到同类的暗月了。
好在是住双人间,狙击手自然和观察员住在一起。顾顺没心没肺,一般都睡的早又睡的好,李懂就安静地缩在自己的下铺,等待着破晓的来临。
然而午夜的时候,上铺突然扔下来一个小镜子。
然后就在李懂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顾顺就跳了下来,坐在李懂的床上,举起镜子照着李懂:
“傻鸟,你多久没看过自己了?”
“啊?”李懂愣了一下,然后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小时候灰突突的不一样,现在的李懂,也是像太奶奶那样闪着光的了。
“你真好看。”顾顺笑着说,捏了捏李懂的下巴,“不过,我还是觉得我更好看。”
“那你让我见识见识?”李懂说。
“那就见识见识。”顾顺笑着拉起了李懂没了双手后的两翼,带着他奔上了夹板。
午夜的夹板静悄悄的。
没有月亮的天空却还是有着一些光亮的。
顾顺站在边缘,当着李懂的面,脱下了自己的衣服……一身干练白肉,看起来就是生猛的。
“这就是了?”
“看好了,才开始。”顾顺说着,向着身后的大海翻去……扑通一声,坠落在海里。
李懂身上是羽毛,他不能下水,他只能趴在栏杆上看着海面,一秒,两秒……
然后,突然地,沉在海里的顾顺跃出了海面,就像海豚鲸鱼那样,划了优美的弧线,溅起一层层水花。
李懂看到了,海里的顾顺,没了双腿,却生出了长长的鱼尾,背上和手臂上,有这浅浅的鳞和鳍。是一条,修长而美的人鱼,在水中闪着光。
李懂突然想,变不成完全的人也是好的。
鳞和羽,就是守候着碧海蓝天,简直比一双人更相配。
许是海里的顾顺也这么想,他又一跃而起,这次跃的高高的,吻上了李懂的唇。

*灵感源自《蓝色骨头》与《水形物语》

——————————END

大家好,我是写《狐狸情(狐狸精顾顺×云水僧李懂)》的童话君,因为最近微博严查而我却打算出以《狐狸情》为基础的顺懂主题“同学录”,所以特意让大家知道我另外的号以防万一 @橙花与樱桃干
另,“同学录”详情请关注我的微博@童话君Diahhan,我到时候会把详细的通知放在那里。其实lof也会放……主要是,我觉得微博不能本宣,我就开一个群,要“同学录”的加群,方便对暗号放链接等等。
请大家继续支持我,不准建国以后成精我没听,不准闹鬼我也不听,现在打算禁同性,我也不会听,狐狸情还会继续发车的!

评论(19)
热度(162)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