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use they don't even know you,All they see is scars,They don't see the angel,Living in your heart.

【顺懂】狐狸情(第五回)

这篇文大概是骚话教程,每天都在未成年人禁止了解的边缘试探。

撕破衣裳以后李懂就不搭理顾顺了,自己一个人坐在狐狸洞里抱着狐狸状的小鱼儿也不出来,急的顾顺在狐狸洞口直转圈儿。
于是顾顺连夜跑了出去到人族的聚落里给李懂买件很多新衣裳……李懂也还是不甚想领情。于是顾顺被林中的喜鹊杜鹃百舌子各种嘲笑。
不过顾顺许也是不经情事,搞不明白李懂的火气比之前还大,只能跑去问乌鸦和枭鸟了……这二位名号不好听,老娃子和夜猫子,且其貌不扬,可也是深山老林里最明白的长老了。不过夜猫子顶看不上顾顺,八成是把狐狸经常在冬天拿耗子抢他们夜猫子的吃食的气撒在了这只大狐狸身上了,歪着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扑棱着膀子就飞了,只留下老娃子。
老娃子打了个哈欠,说,“小和尚穿的是那日你带回来的衣服还是另换了套儿?啊,换了啊,好看?那八成是袈裟吧,那玩意儿师父传给徒弟,看他年纪也就二十来岁,还是个刚脱了沙弥的小和尚,估计是下山的时候师父心疼徒弟就给了他,宝贝着呢,你呀,别寻思道歉了,找着机会将功补过吧。”
……结果还真让顾顺逮到机会将功补过。
李懂突然就生了病,起先只是嗜睡,爬不起来做早课念经,然后有一天晚上和李懂睡的小鱼儿在倒春寒突然下冰雹的一夜冲出来说热醒了热醒了小师父发高热了……至此,李懂入夜就高烧,白天还食欲不振,偶尔还呕吐。这里的妖精,只有顾顺化作人型算是个正经壮劳力,李懂再生顾顺的气,也只能由顾顺和他睡一张床照顾他。
论说生病,顾顺生在北方蛮地边缘的荒野,自是知道怎么吃草药治病,可是那也是治狐狸的,与人无关。且这荒郊野岭,方圆几百里都没个常驻的靠谱郎中。
顾顺只好问:“心尖儿是出家吃素还是胎里素?”
李懂当时昏昏沉沉,思索半天才说:“应该是胎里素,我娘亲也信佛。”
顾顺也只好去找妖精里小鹿们的长老来给李懂看病——可能是都为素食,鹿妖带的草药确实是让李懂有所好转,不再呕吐,也能出门晒太阳了。
可是终是没有真正好转。
顾顺心里很不舒坦——小师父算下来过年时下的山,一路穿过灾区缺衣少食,本就有些憔悴,现下更是瘦的脱了相。因着是素食,吃不了荤腥,最多吃些豆子,根本是补不上来。狐狸一颗春日里躁动的心,都没来由的沉了下去了,非分之心好像没来过……罢了,不瞎扯了,顾顺的良心其实是隐隐作痛的,因为他的非分之心其实也来过。
李懂半夜若是发起烧来,会变得粘人些,搂着顾顺的尾巴断断续续说些小话,讲的有佛经的故事还有些小时候的事,恐怕不是认不出顾顺是那只把他这般那般的狐狸——且若是顾顺变为原型,李懂还会把顾顺一身水亮的赤毛从耳朵尖儿撸到尾巴梢儿。这狐狸的尾巴就像人的尾椎似的,摸起来自是有那个感觉的……就算李懂带着病,春末里的顾顺还是想去亵玩李懂,听李懂哭唧唧的,最好还是发着热的,身体里肯定滚烫滚烫的贼他妈爽。
但是顾顺只能心里流泪,不成啊,要是这么搞,李懂这辈子都会记恨自己。
终于在顾顺憋的要疯了的时候,一天一匹小马闯了进来,“狐长老!蒙古大夫回来了!”
顾顺趴窝着,闻言一个狐式蹦高跳下了床,“快去请!——等会儿,你别去!小鱼儿去!”
突然被点名的小鱼儿懵了,“为啥我去啊?你娘子生病要我去?这不拧巴了!”
“第一我要照顾他啊,第二你在他怀里呆太久了!”顾顺说着从李懂怀里拽出了小鱼儿,把小鱼儿扔了出去。
李懂笑了,“你真幼稚。”
顾顺撅嘴,就是趴在床沿用手背敷着李懂塌下去的面颊,“我这不是怕你趁我不注意又跑了吗?”
李懂推开了顾顺,想来是嫌弃这个笑话。
顾顺也只好没话找话了,“蒙古大夫不是女真大夫,你不用担心,他是汉人,他家祖上是御医,因为牵扯着后宫争宠被发配到了长城外,与牧民生活在一起,就被叫蒙古大夫了。”
李懂捋了一把自己长长的头发,说,“没事了,命里终有,生死随意。”
“可不能这么说,心尖儿自己不觉得,可是你真的是我的命啊。”顾顺抬高了声音说。
李懂不知是懒得听还是不好意思就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了。这让顾顺真的是又急的开始转圈,直到狐狸洞门口一阵马蹄声。
吱嘎,狐狸洞的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位圆脸的人类少年,他虽然生着汉人的脸与身子骨,但是穿着的确是蒙古人的衣裳——这是李懂第一次见到陆琛。
顾顺立刻把他拖到床边,“李懂——陆琛。”
“小鱼儿都和我说了,”陆琛说着坐在床沿,开始摸着李懂的腕子,然后还不等顾顺回答,看着李懂说,“啧,我十二岁就跟着叔父行医,十几年在草原游荡,还真的是第一次见人得了犬瘟热的——顾顺,人家小师父还没还俗,你也好意思下口。”
话音未落,顾顺就眼睛可见的就见着李懂想把手抽回来了。
奈何,陆大夫劲儿大不松开。
顾顺上前,“是,我畜生!你说我什么都行,只要你能治好他!陆琛,你要是治好他你就是我的一字平肩……”
“可别……你别说完,这种话说完就生效,倒不是我看不起你们狐狸,是从一个牧民的角度看,我只想当狼族的一字并肩王。”
顾顺翻了个白眼,“不可能的,狼族都分帮结伙的,认了你这个一字并肩王,野狼照样掏你们家羊圈,他们可没狐狸这么团结——虽然我们以家庭为单位生活,多数狐狸终其一生都没见过我。”
陆琛不说话专心把脉,然后突然笑了。
顾顺挑眉,“你别说恭喜恭喜,我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你别逗我们家小师父了,他还生病呢!”
陆琛顿觉没趣,“成吧……我对不住小师父了,是我思想猥琐。”
“没事……没事……”李懂这么说,但是还是有些皱眉。
“方子呢?”顾顺问。
陆琛假装捻须,“你们狐狸得了犬瘟热怎么吃就给小师父怎么吃——额外的,小鱼儿在我额吉那里吃烤鱼,她回来的时候我让她捎带着药酒……”
“贫僧尚未还俗,还不能饮酒。”
陆琛闻言表情丰富了一会子,然后说,“那顾顺喝也中,早有预防,免得他也生了犬瘟热……而且,他喝了,小师父你也等于喝了是不是?”
静了。
然后在李懂还没明白陆琛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顾顺的脸腾地红了,然后拎起陆琛的领子,“来,我们出去聊聊。”
“欸!欸!你别,你松开我,我说啥了啊?!”
然后顾顺就把门关上了,顾顺心里估摸着李懂明白过来也等一会儿,今晚就在门口将就将就,别进去了。
“你这蒙古大夫!说出来不害臊么?!”顾顺说。
陆琛看着顾顺,“呦,方圆百里出名的骚狐狸都害臊了?看来他把你感染的很严重嘛。”
顾顺撇嘴,“别说了,生病头几天我扯坏了他的衣服,除非发热迷糊,不然都不和我讲话。”
陆琛又“啧”了一声,“你这泼才,平素里还说我木讷,我看你才是假浪荡。”
“我又咋了?”
“我问你,是撕扯坏了衣服事大,还是你强上弓事大?我再问你,他若是只把你当个畜生,还会与你置气吗?”陆琛问着,跨上了他的白马,“顾顺啊,他是海龙山的和尚,你活了九百年了,还不清楚乱世里出家的道道?乱世里出家,能有几个是心甘情愿常伴青灯古佛?”
顾顺豁然开朗,“陆琛你真是顶好的蒙古大夫——你竟然还会治心病!”
陆琛策马,“你呀,就是和小师父当局者迷。”
顾顺笑了笑,可能就是如此?他估摸着,今晚应是不用趴在狐狸洞了,喂小师父吃药以后,大可以趴在床上睡个好觉,好寻思寻思,怎么把小师父留在狐狸窝里做狐狸嬢嬢,小师父这么喜欢毛茸茸的小崽子,以后就让所有小狐狸崽子给他磕头啊。

————————————第五回·完

我本来只想写十回,然后出个小料本,现在我估计得写二十回?
最近我的狐狸情热度一直在下降,不知道那时候还会有人想要这个本子。
不过没关系,我肯定会出,毕竟是第一次写这么多骚话。

评论(43)
热度(316)

© 童话君_Diahhan | Powered by LOFTER